您的当前位置:文化与生活

绵阳袖珍女用歌声追梦的美丽人生

发布时间:2012-01-08 23:04:37作者:人大 来源: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

 

    绵阳晚报-蜀龙网讯  (记者 刘晓东 文/图)她是一个身高不足1.2米、体重仅30公斤的袖珍女。贫困、残疾及所有不幸遭遇接踵而来,但都没有击垮这个对生活充满信念的小女子。
    她叫衡红,盐亭人。初次接触她是2011年5月底至6月初,在我市举行的四川省首届残疾人文化艺术节上,也了解到她的一些故事。那次比赛中,一场严重感冒使衡红的歌声与一等奖失之交臂,最终只获得三等奖。她说,对这个成绩并不满意。
    衡红后来一直在忙,记者的深入采访也是一推再推。近日,记者再次联系到了她以及她的几个姐姐,终于可以完整还原到这个袖珍女用歌声追梦的别样美丽人生。


    童年:家庭变故落下残疾
    1972年,衡红出生在盐亭县一个贫困潦倒、破烂不堪的家庭。在家中,她排行老五,她有一个哥哥,三个姐姐。重男轻女的父亲视四个女儿为家中的累赘。那时候母亲没有工作,家庭贫困和父母关系的恶化在她还是一个婴儿时已变得不可调和。
    衡红两岁的那年的一个冬天,父母不知又为何事情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不谙世事的衡红吓得抱住妈妈的腿娃娃大哭,凶悍的父亲越听越烦,忽然过来一把拧起衡红扔在门槛的锯头上,她刚刚蹒跚的步履由此戛然而止,落下了双腿终身残疾。
    家中遭遇此变故,母亲一急之下神志不清,父亲干脆一跑了之,丢下妻儿6人不管。不久,父亲以感情破裂为由迫使母亲同他离了婚。
    父亲的离去,衡红兄妹5人和母亲只好投靠外婆。在邻居的叹息声中,外婆用一个月仅有40元的工资艰难维持着一家人生计。衡红的大姐顾晓欧(跟父姓)回忆起那段岁月也很哽咽:吃的稀饭能照见人影,一个小小的饼子6个人分,生了酶的馊饭从来也舍不得倒。每到年三十,她家便找邻居借个几块钱买点肉炼成油或炸点麻花便算过了年。
    家里根本就没有钱给她治腿,衡红只能在木椅上度过本应天真烂漫的童年,看着同龄的小朋友蹦蹦跳跳、听着他们的欢声笑语,衡红怕遭受别人的嘲讽讥笑,不敢跟小朋友交流,只能投去羡慕的目光,乖乖地呆在床上或是被捆在木椅上。很多时候,她委屈地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哭,小拳头不停地打着不能动弹的双腿。
    8岁那年,就在衡红快要绝望之时,一个好心的木匠陈师傅为她做了一副拐杖,在拐杖的帮助下,衡红的人生有了新的起点,从此她开始了两年艰难的走路锻炼,终于扔掉拐杖重新站立了起来。当衡红发现自己能走路时,她高兴地成天嘴里哼着歌。


    快乐:校园里的小歌星
    能够走路了,衡红第一件事情就想到上学。看着哥哥姐姐们每天背着书包去上学,她自己也想读书,于是缠着外婆吵着要上学,外婆心疼她,也希望衡红能够多认识一些字。
    10岁那年,比同班同学矮了一个头的衡红终于背上了书包。在学校里,衡红活泼天性渐渐开始复苏。
    衡红因为身体残疾是个自卑的女孩,但是内心对生活充满了期待,性格变得开朗活泼,特别爱唱歌,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家里,总是歌不离口。
    音乐老师顾思培觉得衡红的嗓音条件很好,就给以重点培养,从此学校的各种歌咏比赛或者文艺晚会都少不了她的身影。小学四年级那年六一儿童节,衡红被推荐上台演唱了一首《妈妈的吻》,小姑娘清亮的嗓音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那以后,衡红渐渐地成为了学校里的'小歌星'。
    '我要感谢我的音乐老师,是他发现了我得天独厚的嗓音条件,让我在自信中度过了学习生涯。'衡红说,1989年外婆退休,小学毕业考上初中的她因为实在没钱供她上学了,便主动放弃了学业。
    为了不给家里增加负担,衡红学会自立自强。在家人的帮助下,16岁的她摆过小摊、卖过水、卖过图书、卖过炒货、收过废品、想尽各种办法挣钱补贴家用。走在街上,衡红矮小的身材常常招来路人的耻笑,一些不懂事的小孩还叫她是'矮子',衡红低头默默承受着这一切。倔强的她暗暗告诫自己:我要争气,总有一天,我要告诉那些耻笑我的人,除了我的残疾,我不比你们缺什么,我会活得比你们更精彩。
    生活尽管艰难,但衡红始终没有放弃歌唱,她希望有一天能让更多的人们听到她的歌声。1989年,衡红第一次参加盐亭县青年歌手大赛,一曲《篱笆墙的影子》四座皆惊。


    漂泊:歌舞团的台柱子
    1992年夏天,河南一家私人歌舞团来盐亭贴出告示招聘女歌手,闻讯的音乐老师顾思培向歌舞团的团长推荐了衡红。面试的场所选在盐亭县城一家OK厅里,衡红凭借天然的好嗓子为歌舞团的人演唱了《把根留住》、《亚洲雄风》两首歌,团长点了点头:'确实是个好苗子。'
    一个月150元的高收入吸引着衡红。没过几天,衡红怀着对未来的无限憧憬,背井离乡去了外地,随着歌舞团开始了漂泊的演艺生涯。几年时间,衡红的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没有演出服,出门带的唯一一条没有补巴的裤子经常是头一天洗了,第二天又套在身上演出。
    衡红没有经过专业的乐理知识培训,也不识谱,学歌全靠听磁带和碟子,但她凭借自己天然的嗓音和一股子灵性,惟妙惟肖地翻唱了宋祖英、李娜、韦唯等著名歌星的歌曲,,很快成为歌舞团的台柱子。每到一处,衡红都会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
    然而,在外面漂泊的日子十分艰辛,恶劣的环境和常年的奔走,使衡红的腿旧病复发、疼痛难忍,无法经常登台表演,只好忍痛离开了自己喜欢的歌舞团。
    在家乡盐亭的日子,衡红一边治腿,一边参加各种表演和比赛。1995年,衡红参加了绵阳市残疾人文艺比赛,她技压群雄获表演一等奖,四川电视台还专门为她录制了磁带送往了中残联。
    这种喜悦没过多久,在1996年那年,操劳一生的外婆去世,衡红很是伤心:'我这条命是婆婆捡回来的,但她一天也没享到我的福就走了。'
    经历了外婆去世的阵痛,衡红把更加的精力投入到自己的歌唱表演中。2001年8月2日,全国残疾人艺术汇演在甘肃兰州黄河剧场举行,娇小的衡红穿着雪白的演出服,凭借自己的实力,一曲深情婉转的《烛光里的妈妈》获表演二等奖。


    创业:既当团长又当演员
    残疾人比赛不是每年都有,而跟着别的歌舞团去表演也是断断续续的。衡红不甘心将自己的音乐天赋埋葬掉,她想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舞台。
    '我想成立一个歌舞团,你们觉得咋样?'衡红因经常表演也结识了不少残疾艺人朋友,当她提出这样的设想后,得到了朋友的赞同,他们也表示愿意加入其中。
    2004年5月,在盐亭县残联、工商局、文化旅游局的帮助下,《狂想曲》歌舞团挂牌成立了,衡红任团长,由12个艺人组成,其中5个残疾人。
    资金短缺、演员难请,创业的艰辛令衡红始料不及。为了凑资金,她从大姐顾晓欧那里借了2万多,二姐那里借了1万多,母亲还把家里的盐亭的老房子卖了,给她凑了1万多,她又从朋友那里借了2万多,总算有了6万多的启动和流动资金了,但还是杯水车薪,难以维持日常运转。
    没有办法,衡红就自己既当团长又当演员,大姐顾晓欧也过去帮忙给她的歌舞团的人煮饭。
    表演主要集中在盐亭周边县城和乡镇。无论是日晒雨淋还是道路崎岖,衡红都是白天走乡串户联系业务,晚上翻山越岭去演出。
    “租电影院的场地一天要1000元。”衡红说,门票每人收10元钱,但电影院人经常是坐不满的。表演完后,抛去场地费,人员工资,吃饭等费用,歌舞团在县城演出经常是亏起的。
    2005年初,衡红把自己的《狂想曲》歌舞团带到了重庆。她回忆那几年的日子时候很是感慨:跋山涉水找场地、披星戴月去歌唱,夏天不管再热,也得顶着酷暑上舞台,如果遇到雷雨天气,就只有上演'雨中即景',将自己变成一只'落汤鸡';冬天不管再冷,也得顶风冒雪去演出;热了喝口水、冷了跺跺脚,不知历经了几多磨难,走遍了东西南北,看惯了人情冷暖、尝尽了苦辣酸甜。


    追梦:用歌声传递美好
    2008年5 ·12大地震后,衡红时刻牵挂家乡的亲人们,她又特别从重庆赶回盐亭。经过她和当地社区的精心筹划,在2009年春节,她在板房里为乡亲们唱了《兵哥哥》、《烛光里的妈妈》等歌曲,还自编自导自演了一个小品,故事内容是一个的孩子把捡垃圾的赚来的钱丢进了捐款箱。'我要用歌声和小品去温暖家乡的父老乡亲,激励他们鼓起勇气、战胜困难、抗灾自救。'
    这几年来,衡红除了参加各种残疾人文艺表演比赛外,把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经营自己的歌舞团上。如今,身在重庆的衡红一直都在忙,她说她要经营好自己的歌舞团,多挣点钱好还债,还要让母亲能过上好日子。
    对于感情的事,衡红不愿意多提,她说她也没有那个精力去想。
    “现在,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凭着自己的实力,走上央视《星光大道》的舞台。”衡红表示,她要用歌声告诉大家,人生是美好的,她要把欢乐带给大家,用歌声感谢那些关心帮助过她的人们。
    “但是我现在还没有足够的钱去参加,等我有了钱,一定去参加《星光大道》,实现自己的梦想。”衡红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