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学术专栏

梁文道:我们能从自闭症患者身上学到什么

发布时间:2014-11-27 19:20:28作者:admin 来源:凤凰读书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梁文道:我们能从自闭症患者身上学到什么
时间:2014-11-27  来源:凤凰读书


    梁文道:说起自闭症,很多人都觉得有自闭症的人好像很难适应我们这个社会,如果讲到适应社会,大家有没有想到这里面的关键在哪里?就是说也许自闭症并不真的是一种病,而只是有一些人他的认知方式,不适合由我们其他这些非自闭症者所组成的这个社会而已,假如我们社会演变了,或者换成另一副模样的话,说不定这些自闭症患者所谓的病人们,才是最正常、最健康、最容易成功的人。

1111.jpg

    我今天给大家介绍一本书叫做《达蜜经济学》,这本书讲的是经济学,作者也是经济学家,可是实际上我觉得这书完全就能够改成叫做“我们能够从自闭症身上获得什么,学到什么”。说到这个《达蜜经济学》,它原来的英文名字叫做Create Your Own Economy,它的作者是Tyler Cowen,Tyler Cowen是美国一个很有名的大学,乔治梅森大学的一个经济学教授,他是个行为经济学家,过去曾经写过很多的畅销书,也做很多的文化评论、艺术评论,什么都干,反正很博学多才的一个人。那么这本书照他自己所讲,其实是一种神经经济学的一个延伸,或者是行为经济学的一个分支。

    神经经济学是什么呢?将来有机会再给大家好好探讨一下,它大致上谈的是我们要在人的神经系统或者我们大脑组织里面,去找出决定人类经济行为的一些基础,这门学问叫神经经济学。在讲的这半天,我觉得这本书,我看完之后我确有感觉,他基本上是要告诉我们,自闭症有多厉害,自闭症有多牛,自闭症又有多适应我们现在这个资讯时代,而我们其他不是自闭症的人该好好跟他们学习了。

    我们首先来看看,这里面就说到,先帮自闭症着理清一些误解,很多人以为自闭症者没有幽默感,或许整体来说他们的幽默感的确不同于一般人,因此对某些人来说,当然看似完全没有幽默感。另一个误解是自闭症者不需要于他人分享自己的感受或想法,也就是说他们好像没有一个正常跟人情感交流的能力,似乎不需要,但是这里面就引述了一些调查,就有一些学者调查过数千位以上自闭症者之后,发现几乎每一个人都表示他们最渴望的是一位好朋友,或是一段天长地久的关系,由此可见我们平常对自闭症患者的无知。

    这里面又提到了,自闭症到底它,我们这位学者泰勒科文这位作者看中它的地方在哪里呢?就在于自闭症,请注意这句话,会用不同的方式,对日常接收到的感觉资料区分等级,或者是完全不区分等级。那么也就是说,我们常常注意到的现象,自闭症患者他有时候对于周遭很零乱的患者,他会觉得很难适应,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只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去抓住一些他认为最重要的一些重点,然后排出一些最重要的秩序出来,这种状况他们叫做局部重整的愿望,为感觉资料区分等级,正是我们防止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有难以招架之感的唯一方式,而这些自闭症患者不对感觉资料分级,取而代之的他们想寻求用简单的方法为周遭的混沌带来秩序,这就是全书的重点。

    这本书讲的就是自闭症患者有一种特殊的简单的排列事物的能力,为这个混沌的世界找出简单秩序的方法,而这个正是我们今天特别需要,为什么?因为我们今天处在一个资讯超载的时代,每天接收各种各样不同、林林总总、名目繁多的资讯的轰炸,那么这时候我们其实每个人都会难以招架,那怎么办?我们该学习自闭症患者,看看怎么样来应对这个世界。而事实上我们可能已经在适应这样的一个世界了,举一个简单的例子,这里面特别提到,发手机短信,他说为什么手机短信会逐渐取代了电话呢?这就说明我们其实比以前越来越自闭了,怎么讲呢?因为发手机短讯的人比较有掌控力,讯息的传送者可以选择何时答复先前的询问,回答者更容易限制回传资讯,整个技术相当符合刚才我们所讲的那种由片段建构生活的这样一个概念,简讯让你直接,又不写的粗鲁,这个媒介要求有话直说,也因此改变了一般人对交谈礼仪的标准,没有人期待你玩文字游戏,因此简讯中的文字交谈比较像什么呢?自闭症者彼此之间的对话。

    也就是说我们发短讯避免了跟人太多的情感交流,如果我们说自闭症患者比较少情感交流,你想想看,我们现在用电邮、用短信岂不也是如此,我们用表情符号代替一个语气声调的丰富了情味上的一个变化,对不对?那为什么不讲电话?因为讲电话会使我们觉得好麻烦,好像多很多客套,不够直接,而且好像要表演出某种的情感,但是短讯免去了这一切。那么不止如此,我们网络时代还有一个现象,大家上网的人都知道,你会慢慢的形成一些群主,你会去找到一些你兴趣相投的一些朋友,志趣相投的网站,然后就老泡在那里,你总是只跟自己有关的或者自己感兴趣的人往来。然后这里面就说到,你知道有哪个群主强烈偏好明确,还可以清楚表达自己的兴趣吗?没错,就是自闭症者,这又是网络改变我们的行为,并且带领我们的兴趣,往广义自闭的方向前进的方式,相对于许多非自闭症来说,自闭症者发现网络很容易追踪他们感兴趣的事,但是无论你神经系统的结构为何,网络鼓励你跟可以搜寻到的人成立联盟,这又是我们正在自闭症化的一个例子。

    但是请注意,他并不认为我们这叫做负面,泰勒科文他认为我们这是相当正面的一个演化过程。因为就像我们刚才所讲的,自闭症并不是一个太大的问题,它只是某种的神经系统上面的结构,跟一般人有点不一样而已,而且最后他还提到,他认为从古以来,我们学校其实就是教我们怎么更自闭,比如说学校老师教我们要更专心,要更认真的去面对眼前的功课,而他发现这恰恰是要求我们更像是自闭症,因为自闭症就做白日梦的机会都比一般人要少的多。大概觉得光是这么说明还不够,我们这位作者最后还强调,其实我们可以看看历史上一些成功的有名的自闭症患者,其中一个人是个虚构人物,他就是福尔摩斯了。当然柯南道尔在写福尔摩斯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他是自闭症,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们这位作者找出了很多他是自闭症光谱沾边人士的证据,比如说,这里面就说到,打从福尔摩斯的第一个故事《暗红色研究》开始,柯南道尔就强调福尔摩斯能够察觉到微小的细节和改变,他那一丝不苟的推理方法,明显的情感梳理,以及他喜欢将心灵秩序强加在他专擅的领域上,这不光是刻板印象,虽然福尔摩斯会让浅薄的读者以为他是个冷酷无情的机器人但其实他有血有肉,他只不过是个自闭症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