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新闻动态

残疾运动员花光积蓄办福利企业 坚持不裁员

发布时间:2014-12-07 22:07:21作者:admin 来源:东莞时间网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残疾运动员花光积蓄办福利企业 坚持不裁员
时间:2014-12-5    来源:东莞时间网

\

五金厂的工作人员正在分拣制作好的零配件。(记者 王欢 摄)

\

 

  明华福利企业三位老板中的陈柱文昨天接受了本报记者采访。(记者 王欢 摄)

  东莞时间网讯 “如果工厂要做下去,一定要招残疾人,因为我们自己也是残疾人,知道残疾人找工作有多难。”在麻涌镇一座偏僻的高架桥下,有一家不起眼的五金加工厂——明华福利企业。厂房虽然简陋,但老板“很穷很任性”,招工原则坚持残疾人、本地4050人员优先。原因很简单,这家工厂的老板莫伟红、黎铭强、陈柱文也都是残疾人。

  从2007年接手这家工厂至今,共同创业的“残疾三兄弟”商海沉浮。这种弱势群体占企业员工80%以上的工厂,无疑是“带着镣铐跳舞”,但是三个老板从未动过撇下这些残疾员工的念头。

  昨天是世界残疾人日,本报记者来到这家“明华福利企业”。

  创业之艰

 

  三位残疾运动员合伙举债办福利企业

 

  为人之善

  昨日,本报记者见到了这家五金加工厂的残疾“三兄弟”之一的陈柱文,而另两位老板一位外出疗养,另一位突发重病住院了。

  在麻涌川槎村委会前,陈柱文开着一辆旧款凯越轿车来接记者。下车后,他两脚艰难走路。

  陈柱文告诉记者,他与另外两名合作伙伴都是肢体残疾人,过去都是残疾人运动员,他们相识于广东残疾人运动会的赛场。陈柱文和黎铭强是游泳运动员,两人拿过省残疾人运动会游泳项目金牌。莫伟红是田径运动员,个人拥有5块省残运会金牌。

  上世纪90年代的某一年,这三个赛场上的好兄弟退役后,先是开着残疾三轮车搭客,后来去了残联办的农场就业。

  机会终于来了。2007年,莫伟红听说麻涌的这家五金厂想转让,便第一时间找了陈柱文和黎铭强商量要不要盘下来。

  大家都动心了,但是资金不足。后来,莫伟红找到原老板商量,对方同意分期付款。于是,三个人掏出所有的积蓄,并在亲戚朋友的资助下,凑足了首期款10万元。

  从那时起,他们开始了艰难的商海沉浮生涯。幸好,工厂上一任老板留下了一位经验丰富的“掌柜”李先生,还留下了少部分订单和客户资源。靠着这点老本,“三兄弟”艰难地支撑了下来。

  创业难,残疾人创业更难。接手五金厂后,莫伟红主管“外交”,黎铭强管财务,陈柱文则是“内务总管”。

  由于三人都是残疾人,外出谈生意不方便,很多业务都是委托“掌柜”李先生代办。事实上,多年来,工厂靠着过去的惯性在运作,没有太多的创新和拓展。

  当然,更艰难的还是资金周转。2007年,为了盘这家工厂,三个人不但投入了所有积蓄,还向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并欠这家工厂原老板十几万元。幸好,老东家同意慢慢还。他们一边生产一边还债,一直熬到这一年年底,才算有一点点利润。

  后来,得知申请福利企业能免一定税费,他们便去申请成为福利企业。陈柱文说,申请福利牌照,主要是三人去跑的。准备好材料之后,三个人按照程序跑了很多个部门。办证过程很顺利,相关部门一路开了绿灯。

  因为身体的缺陷,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不便。工厂出纳员钟小姐告诉记者,很多办事地点无障碍设施不全,只有楼梯,莫老板(莫伟红)他们没有办法,都是手脚并用一级台阶一级台阶爬上去的。

  在他们艰难创业的时候,政府也伸出了援手,2010年,在麻涌镇有关部门的争取下,这家五金厂挂牌成为福利工厂,并对工厂进行全额退税,在每年助残日和一些节日,镇领导和相关部门负责人经常到该厂进行慰问。

  如今,工厂每月产值能维持在20万元左右。在一次次受到资金不足冲击的情况下,三位老板都是优先考虑发放工人工资,从而也得到了工人们的支持。

  主招残疾人 员工享三大“精神福利”

  在陈柱文他们办的这家工厂里,记者见到了肢体残疾员工罗灿根。根叔看起来有50岁,他每天的工作主要是将报纸摊开折叠好、倒垃圾,有时帮忙打磨、吹灰,月薪1500元。

  根叔说,他是中堂镇人,是老板莫伟红的同乡。2007年下岗后,就被莫老板招呼来这里,一干就是七年。问他是否喜欢这里。根叔说,人生没得选择。

  根叔告诉记者,他以前在万江一个电子厂打过工,那个工厂天天加班到深夜,自己身体吃不消,后来也开过杂货店,卖货、买货都要亲力亲为,自己也是吃不消。

  50岁的群姨是麻涌新基村人。见到她时,她与邻村的几位老年妇女正在包装磨具。她告诉记者,50岁这种年纪去了工厂没人要,幸好这里招工。

  谈起工厂老板的“任性”,还有更典型的。前几年,这家工厂在门外贴了一张纸:“本厂招聘工人多名,残疾人、摩的转行就业人员优先。”现在虽然没贴了,但是本地残疾人圈子对这个招工原则都知道。

  在工厂大门内,停放着几辆自行车和摩托三轮车。出纳员钟小姐告诉记者,这是工人的主要交通工具。这个工厂有40名工人,除了六七个技术工人外,其他的三十几个人,有13个残疾人,20多个本地四五十岁的下岗中老年人。换句话说,弱势群体员工占了80%以上。

  7年来,如果要问这家工厂发展怎么样,财务人员钟小姐会说,艰难生存。碰上订单多,就能收支平衡或者有点盈利,如果订单少,可能就入不敷出了。

  “工资是我发的,我清楚。三个老板都是今年起开始拿工资。过去几年都没有正式领过工资。”钟小姐说,就算是今年,陈柱文的月薪也只有1500元,跟其他工人一样。

  用老板陈柱文的话说,这两年还好,前几年更难,偶尔有拖欠十几天工资的,每当遇到这种情况,三人就东借西借,借钱来发工资。

  残疾人在这家工厂上班,也许不能享受物质上的高福利,但却享有最大的“精神福利”。怎么理解呢?

  工厂的正常上班时间是上午8点半到下午4点半,中午吃饭休息半小时。从下午5点开始至晚上9点,就算是加班时间。

  在这家工厂,残疾人享有的精神福利首先是:“加班自由”权利,决不强求。第二个“精神福利”就是请假宽松政策。很多残疾人需定期到医院复查,精神病残疾人需要定期拿药。他们只需要提前半天向主管写请假条就可以,一般没有不同意的。

  第三个“精神福利”是“职场无压环境”。老板就像普通同事一样,吃住无特殊,没有老板架子。最典型的是,遇到个别脾气犟的残疾人员工,还常常上演“吵架顶嘴”的戏码。比如,莫老板与同乡的根叔。有时,根叔工作态度不好,莫伟红来了就说说,根叔就顶嘴,两人互不相让地吵了一架,但吵完也就过去了,老板不会给员工小鞋穿。

  也有个别残疾人看着老板善良,一次次试探底线。陈柱文说,一位湖南的残疾人,少了一只手的。他在我这里做了一年,后来跑出去外面做,两个月后,可能觉得还是这里好,打电话说想回来,我们考虑到他在外面找工不容易就同意了。谁知,后来他又跑出去了,第三次他还想再回来,我们就不同意了,主要是不想影响其他人。

  未来之困

 

  工厂面临拆迁,从未想过撇下残疾员工

  这么多年来,残疾“三兄弟”共同创业,虽说遇到很多困难,但是商海“贵人”也是不少。

  陈柱文说,五金厂主招的残疾人,也给工厂的业务带来了许多优惠与照顾。“有几个客户来我们工厂,看到我们三个都是残疾人,又有许多残疾人员工,当场就说我们创业不容易,以后单子都归我们做。”

  因此,靠着几个老客户订单,这家小工厂艰难生存。虽说七年来,工厂没有太多扩建,业务规模也不是飞速发展,但是至少保住了40多人的饭碗。

  但就在今年,难题再一次摆在了他们面前。今年3月份,村里来了几位干部,告诉陈柱文他们三人,这一片可能要拆迁,这块地要被征用了。村干部给了他们一张表格,也带人丈量了工厂的尺寸。

  于是,“搬迁”的石头从此压在了三人的心里头。今年5月份,工人之间开始有了各种传言,大家都在议论这个厂是不是办不下去了。

  5月份某一天,厂里几位四五十岁的老阿姨堵在工厂门口,要求给个说法,说是集体辞工,事实上,只是担心这个厂是不是办不下去了。

  当天,陈柱文跟他们讲了征地的事,但实际上,什么时候征地,会赔偿多少钱,几个月过去了,再也没有人找他们谈过。于是,他们就在忐忑不安中一天天过着。

  目前的出路就是找个地址办新厂。“谈何容易。现在的厂房租金那么贵。”陈柱文指着脚下这块地说,现在的这块厂地有700平方米,每月租金才5000元,当地村委会算是便宜租给我们的。如果要搬迁,搬到哪里有这么便宜的地。新厂搬迁产生的这笔费用,让陈柱文他们三人的心里就像压上了一块大石头。

  作为工厂的财务人员,钟小姐对一些问题看得透彻。“由于大部分是退休工人和残疾人,遇到紧急订单加不了班,遇到复杂订单不敢接。工厂产能一直上不去。厂里赚不了大钱,设备不能更新换代,导致产能依旧上不去。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确实,在商言商,这种弱势群体占了80%以上的工厂,无疑是“带着镣铐跳舞”。但是作为老板,陈柱文、莫伟红、黎铭强三人从未想过撇下这些“老弱员工”。

  过去七年中,多次遭受资金周转冲击,这家工厂也不得已裁减过工人,但是在裁员的时候,从来没有裁减过一个残疾人。

  昨天,陈柱文对记者说,如果要继续做下去,我们一定要请残疾人,因为我们自己也是残疾人。他的话很明确,如果有一天工厂搬迁扩大了,残疾人都会跟着走,除非他们不愿意跟着。

  特写

 

  不一样的年夜饭

  出纳员钟小姐说,每年快过年的时候,三位老板都想给工人多发点工资。大家最开心的就是每年的年夜饭。

  首先,饭馆要找中档消费的,门面足够大,门槛足够低,酒席必须在一楼。“这几个条件去筛选,一下子去掉不少饭馆。”钟小姐笑着说。

  接送是最有意思的。陈柱文是去年才开小汽车,此前,三位老板都是开着三轮摩托车。很多残疾人都是行动不方便,一顿年夜饭下来,老板三台摩托车需要来回开好几趟,才能把残疾人员工都送到餐馆。

  “我最不习惯的。本来作为女孩子,每次去用餐,一般都是等着别人给开门。跟他们一起去,每次却都是我要急急忙忙下车,跑到餐馆去推大门给他们出入。”钟小姐笑呵呵地说。

  工厂的厕所也是特殊改造过的。接手工厂时,厕所有两级台阶,残疾人使用很不方便。老板们第一时间改造了厕所,在厕所里安装了扶手。员工说,这个扶手是莫老板自己亲手焊接的。

  呼吁

 

  社工:一起来创造无障碍环境

  “这个轮椅看起来好轻,但是坐着走一圈差点把我累死了,残疾人真不容易啊!”今年10岁的小郭参加完活动后在留言板上写上自己的感受。

  昨天是第22个世界残疾人日,上午9时,东莞市大众社工在东门广场开展“让爱无障碍,你我齐参与”活动。通过一系列的残障人士体验活动及互动游戏,让社会大众认识残疾、体验残疾人的生活,倡导人文无障碍。

  今年国际残疾人日的主题是“打破障碍,敞开大门:建设包容所有人的社会”。社工特结合此主题,设计了社工宣传摊位、魔术气球、你比我猜等互动游戏;轮椅体验、手语体验等残障人士体验、义卖筹款等环节,活动吸引了300多位社区居民驻足及参与。

  (原标题:残疾运动员冠军花光积蓄办福利企业 坚持不裁员)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