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典型案例

律师点评佛山僧人起诉寺庙讨薪案

发布时间:2015-01-19 20:25:19作者:admin 来源:上海专业劳动律师博客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律师点评佛山僧人起诉寺庙讨薪案
 

 2015-01-16   上海专业劳动律师博客

律师导读:

华诚律师事务所李华平律师:僧人状告寺庙讨薪,真是无奇不有啊,确实能成为新闻。这位僧人是维权意识强,还是修行不到家呢?怎么这么任性?官司能赢吗?下面从劳动法专业角度作一点评,就当一乐吧:

一、寺庙作为宗教活动场所,具有劳动法意义上的“用人单位”主体资格

《劳动合同法》第2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企业、个体经济组织、民办非企业单位等组织(以下称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订立、履行、变更、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适用本法。国家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和与其建立劳动关系的劳动者,订立、履行、变更、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依照本法执行。

寺庙作为宗教活动场所,显然不是企业、也不是个体经济组织,属于民办非企业吗?答案也是否定的。因为根据国务院《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第2条和第5条规定,民办非企业单位是指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和其他社会力量以及公民个人利用非国有资产举办的,从事非营利性社会服务活动的社会组织。民办非企业单位的登记管理机关是民政部门,而寺庙是根据《宗教事务条例》由宗教事务部门进行登记的。可见,寺庙不属于民办非企业。

同样,寺庙也不属于社会团体,因为社会团体需要根据《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同样由民政部门进行登记。需要说明一下,申请筹备和设立寺庙的宗教团体是社会团体,作为宗教活动场所的寺庙并不是社会团体。

那么,《劳动合同法》把寺庙等宗教活动场所排除在用人单位之外吗?其实并没有。《劳动合同法》第2条中规定的“用人单位”还有兜底的概括表述,即“等组织”。寺庙作为宗教事务部门登记的宗教活动场所,有主持宗教活动的宗教教职人员或者符合本宗教规定的其他人员,也有相应的资金,符合作为用人单位的基本特征,属于“等组织”范畴。

事实上,从国家宗教事务局、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财政部、民政部、卫生部联合发布的《关于妥善解决宗教教职人员社会保障问题的意见》(国宗发〔2010〕8号)和《关于进一步解决宗教教职人员社会保障问题的通知》(国宗发[2011]63号)也可见一斑,该《意见》和《通知》规定宗教团体、宗教院校和宗教活动场所可作为一个单位参加社会保障。宗教活动场所的宗教教职人员按照属地原则,在宗教活动场所所在地参加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或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或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所以看到有僧人参加社保时,各位不必大惊小怪。

《宗教事务条例》第18条规定,宗教活动场所应当加强内部管理,依照有关法律、法规、规章的规定,建立健全人员、财务、会计、治安、消防、文物保护、卫生防疫等管理制度,接受当地人民政府有关部门的指导、监督、检查。对应这些管理制度所从事相关事务工作的人员,并非全部都是宗教教职人员。非宗教教职人员提供类似财务、安保等工作,与宗教活动场所之间形成的应是劳动关系,这个结论也可从以下两个地方性法规中得到印证。如:《浙江省宗教事务条例》第20条规定,宗教团体或者宗教活动场所招用人员,应当依法签订劳动合同,并按照国家和省的有关规定参加社会保险;《广东省宗教事务条例》第31条规定,宗教团体和宗教活动场所的管理组织应当按照规定,为与之建立劳动合同关系的劳动者缴纳各项社会保险费。

二、僧人作为宗教教职人员,则不具有劳动法意义上的“劳动者”主体资格

据百度百科介绍,僧是僧伽的简称,字义是“大众”。佛教徒中有居家男女和出家男女之分。出家男女至少是四个人以上的团体,才能组成僧伽。出家男女的个体,称为僧人。出家的男子,受十戒称沙弥,受具足戒的称比丘;出家的女子,受十戒的称沙弥尼,受具足戒的称比丘尼。根据佛制,剃发、染衣、受戒是取得僧人资格的必要条件。僧人的精力主要用于学修,学修的内容主要是佛经的教义和教理,其方法则随着宗派的不同而不同。

可见,僧人主要就是从事宗教活动,目的在于修行、实现其宗教信仰,而非主要是提供劳动、获取劳动报酬,因此不具劳动法法意义上劳动者的人身属性和财产属性,其行为受教义教规的约束。僧人在寺庙内值班看守殿堂,属于宗教内部事务,并非以获取报酬为目的。如果是寺庙招用的非宗教教职人员,其通过从事事务性活动获取工资或报酬,与宗教活动场所之间形成的是一方给付劳务另一方给付报酬的关系,则符合劳动者的基本特征。

三、寺庙和僧人之间不够成劳动关系,不受劳动法律调整

根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劳社部发[2005]12号)之规定,判断劳动关系的标准主要包括以下几方面:一是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二是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三是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

如前所述,僧人并不符合劳动者的主体资格,僧人和寺庙建立的并非劳动关系,其和寺庙发生的纠纷属于宗教内部事务,不属于劳动争议受案范围,应遵循寺院相关规定和佛教教规教义等进行处理。看来这位僧人还是修行不够,太任性!


凤凰新闻

一名僧人到佛山南海的宝峰寺修行,因违反寺庙规定被逐出寺门。之后,僧人起诉寺庙,讨要自己在宝峰寺近五个月的“薪水”。一审,僧人败诉,南海法院认为宝峰寺不可能成为内部纠纷的民事诉讼主体,涉事僧人的起诉不属于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僧人不服,上诉。案件14日在佛山中院二审。

“吃饭坐车都需要钱啊”

涉事僧人自称从2009年开始在韶关南华寺研修佛学三年,成为获颁戒牒的僧人。2014年1月3日,他进入宝峰寺投宿修行。在寺里,他说自己除了遵守出家人的清规戒律外,还每天值班看守殿堂,早晚各诵一个多小时的经。之所以被宝峰寺逐出寺门,是因为没有回到自己的住处就寝。据他称,在宝华寺与其他僧人住在宿舍,嫌人多嘈杂,于是移居寺内大殿一杂物间,寺里认为他违反了寺内规定。

宝峰寺的代理律师则表示,除上述原因外,涉事僧人还经常擅自外出下山。

“他们说我违反规矩,被赶出寺是我的孽障,这我承认,但吃饭坐车都需要钱啊,我当时就问寺里要几百元作为路费,他们都不给。”僧人说他每月的“薪水”为3400元,其中“工资”3000元,“补贴”400元,但双方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在起诉状中,他要求宝峰寺发放1月份和5月份拖欠他的3000元及3400元“薪水”,同时赔偿他五个月的双倍工资差额1.7万元,共计2.34万。

一审败诉

僧人应追求精神目的

南海法院一审以涉事僧人的起诉不属于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为由,判决僧人败诉。理由是:释某某是获颁戒牒的僧人,其自愿到被告宝峰寺挂单修行,作为被告的宝峰寺,只是为释某某提供修行的场所和必要的生活补助,原、被告之间不属于雇佣关系;我国实行“自治、自养、自传”的宗教政策,各宗教应坚持独立自主自办的原则,对寺院内部纠纷,应遵循寺院相关规定和佛教教义、习俗等处理;寺院财产来源于捐赠或其他合法收入,具有公共性质,应用于与佛教教义相符的宗教活动,并按照“利和同均”的分配制度,使僧人在基本生活需要得到保障的情况下专心修行。寺院的僧人追求共同修行的精神性目的,而非带有财产性目的。

不服上诉

“没工资哪有那么多僧人?”

在14日的二审庭审中,涉事僧人说寺庙是应该向僧人发放“薪水”的,“没有工资寺庙哪有那么多僧人?”对于该僧人的说法,宝峰寺的代理律师表示,宝峰寺与僧人之间不存在发放工资的行为,宝峰寺的确给涉事僧人发了钱,但这仅仅是以信众提供的供养金为基础的生活补贴,并非工资。

涉事僧人说自己的确违反了寺里的规定,但他除了是僧人外,还是个普通人,被寺里赶走后,他直接面对的就是现实的社会。“普通人还是要吃要住的,总该补偿我一些让我有个生存的机会吧,现在坐车吃粉喝碗水也不可能是免费的,哪怕当初寺里补点路费给我,也不会搞成这种地步。”

“他把僧人当成谋生、工作,将寺庙当成一个工作单位,这完全与佛教教义教理背离。”宝峰寺的代理律师回应称。

案件并未当庭宣判。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