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典型案例

若干年后,你我会不会是“张小余”?

发布时间:2011-12-12 10:03:00作者:admin 来源: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央视《今日说法》11月29日报道:2010年10月26日,拆迁的工作人员于昆明市东风巷82号2-302室在进行拆除防盗笼时发现一具已成骷髅的尸体。从家中的单据和账本以及病历显示的时间判断,老人的死亡时间可能在2005年9月以后,至今已整整5个年头了。

  第一个进入现场的人,他说当天老人就是躺在这张床上,头冲着墙脚朝外,老人身上还盖着一床棉被,只有头部裸露在外面,而老人的头部已经只剩骨头了。整个房间看上去像一个杂物间,各种物品上都铺满厚厚的灰尘。

  在我的回忆里,类似“老人独死家中”的新闻,大约是在80年代中期的报纸上国际新闻里开始的。甚至到了1995年9月,后来我们才知道鼎鼎大名的女作家张爱玲也是这样,在美国寓所里死后一星期才被发现。相比之下,认为这是天方夜谭的我们,那时还住在几乎不可能拥有隐私的大杂院里。

  几天来,死者张小余的身世渐渐被大致还原,张小余,生于1938年,生前曾是昆明郊区一家化工厂的退休职工。房屋东风巷82号2-302室位于昆明市中心城区,离昆明市主要的街道只有几百米远的距离。人们在老人的屋里面发现了一份病历,这份病历标注时间是2005年4月5日,诊断出老人患有直肠癌。这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平民,一直在昆明合成洗涤剂厂工作,直至退休。40年前离了婚,儿子也送养给了别人。直到今天,也没找到他的一个亲属。

  那些感叹如今社会人情冷暖的话,和当年报纸上报道海外此类消息的也差不多,别人已经说完。我只能说,我们的“与国际接轨”够神速的。

  张小余,名如其人,他就像我们这个城市里的一粒沙,默默地生、默默地活、默默地死。在死后多年,名字终于上了一回报纸。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本报记者发出一条报道,10月29日,小厂村一幢拆迁房里,又发现一具腐尸。。。。。。

  5年前,张小余突然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由于其家有两道防盗门,居委会和派出所先后也来看过,无法进入。有人会问,张小余为何没有选择自保,为什么不向社会救助?

  在昆明,老人要进养老院必须是没有工作、没有子女、没有生活来源的“三无”人员,张小余生前说自己有妻儿。昆明市一家社区老年服务中心,每人每月高达四五百元的费用,对收入不高的老人张小余来说无疑是水中捞月。针对独居、孤寡老人,昆明市又推广家庭呼救系统,看看这套系统需要的构件:手机1部,价格500元左右;每月25元话费;呼救器每月25元的功能收费,有形的、或无形的它们将老人挡在门外。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的黎建飞教授接受央视《今日说法》栏目采访。

  在城乡,空巢家庭比例相当大,有的城市占到了70%。国家在经济上解决养老的方式,社会保险制度、城市中的养老金制度、农村中有新农保、医疗保险,城市中的“三无”人员的补贴制度、农村的“五保”。

  老人护理问题方面,家庭护理、养老依旧是主流,但很多家庭没有能力的赡养、护理老人,目前,80岁以上的老人无人护理的,已经有2000多万人。一方面,要求所有的子女必须要尽到对父母的赡养义务,当子女做不到的时候或者家庭没有能力再做的时候,国家在护理方面该怎样承担责任?

  中国正在迅速向老龄化迈进,若干年后,你我会不会成为另一个“张小余”?!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