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新闻动态

花数万元应聘高姐却成保洁 淮南三女子讨中介费遭拒

发布时间:2015-08-11 23:47:49作者:未知 来源:中安在线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考试]准备的考题都没用上

  6月10日前后,三人去福州面试乘服员,同行的还有十几个女子。孙俪说:“出发前,带队老师给每个应聘人员准备了数十道面试可能遇到的考题,做了普通话、礼仪方面的培训。”

  坐了近10小时火车,刘聪等三人来到了福州市福建动高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此后几天,她们逐一通过了身高、体重等简单检查,来到了最终面试现场。

  刘聪称面试官的问题跟事先准备的完全不对路。“只问了‘为什么要选择做乘服’,‘两年内是否打算要孩子’等问题。”刘聪说,不到五分钟,她就被告知可以出门等结果了。孙俪和苏梅准备的“考题”也没派上用场。

  想“通过”再交两千元

  面试第二天,蒋姓领队男子找孙俪和刘聪私聊。“他说面试官对我们俩的印象不错,就是年龄跟其他女孩子比没优势。”刘聪说,“蒋某建议我和孙俪再掏3000元,由他私下转交给体检官和面试官,录用这事儿就十拿九稳了。”“当时我们俩身上只有2000多元现金,都拿出来交给了蒋某。”刘聪说,拿出这钱时,她心里不是滋味儿。

  交了钱,面试当天就有了结果,孙俪、刘聪和苏梅全通过,这让三姐妹对“好工作”充满期待。

  [上岗]半月当保洁半月当餐服

  随后刘聪等人被福建动高方面送去福建海洋职业技术学校,培训最后一天,孙俪和数十名乘服员试乘高铁,“列车从福州开到了上饶。”孙俪说,其间,她们感觉与列车上的乘务员格格不入,“我们就像空气,没人带我们,也没人理会我们”。

  试车后,心情低落的三人询问福州动高方面有关乘服员的薪酬,“对方告诉我们,做餐服每月算上提成,工资在2800元以内,保洁员转正后每月在2000元上下”。第二天,孙俪等三人被公司安排轮岗:前半个月当保洁员,后半个月当餐服员。

  中介公司拒退报名费

  孙俪等三人无法忍受巨大的待遇落差,果断放弃岗位,乘车回到了淮南。此后,孙俪多次找淮南市起航人力资源有限公司讨说法。

  8月4日,安徽商报记者采访了就业顾问管某。管某说,高铁服务人员看上去很风光,“但是连日跟车跑,其实很辛苦的。”管某说,孙俪在家里做惯了娇太太,根本吃不了那份苦。“辞职是出于她自身原因,报名费无法退”。

  芜湖一女大学生也有同样遭遇

  近日,安徽商报记者加入一个名为“高铁中介维权组”的微信群,群里16名女生均是刚毕业的安徽籍大学生。芜湖女孩孟丽是其中一名。

  23岁的孟丽是安徽工程大学大四学生,在芜湖校园礼仪模特圈小有名气。快要毕业,孟丽想当名高铁乘务员。今年2月,她在一次校外活动中认识了马某。 5月份,马某说她认识一个大中介负责人,对方称只要交钱,就能妥妥地把人安排进铁路系统。一番考虑后,孟丽将3.1万元交给了马某。

  6月中旬,孟丽来到福建动高餐饮管理有限公司面试,很快就通过了。然而,她很快辞职,“花了3.1万元,只让我干高铁上打扫卫生的活。”孟丽说,她认识到被坑了,要求马某退还报名费遭拒。

消灭无良职介须破除求职潜规则

  花三万,成了高铁上推车卖盒饭的餐服员;掏两万,拿起笤帚在车厢厕所做保洁工……今年6月起,一些无良职介看中合福高铁招收乘服员的需求,偷换概念,把乘服员包装成“高姐”乘务员,带百余名安徽女孩远赴福州的劳务派遣公司面试,在“经纪人”、中介以及劳务派遣公司的契约下,不少学历不高、急于求职的年轻女孩,通过了“走过场”的面试。等到落实岗位时,才发现已深陷泥潭。

 

  “中介能招收高铁乘务员? ”笔者对话这些女孩时,上至32岁、下至16岁的当事人,都曾信誓旦旦地说“可以”。问题出在哪儿?众所周知,高铁上的乘务员,由铁路部门直招,地方中介不会有机会插手。如此常识性的问题都弄不清,除了当事人求职心切,也暴露了她们知识储备不足、警惕性不高。此外,不少女孩明知上当,依然选择忍气吞声,暴露出的则是法律意识淡薄。

  花钱就能成“高姐”,花钱就能拥有好工作,花钱就能怎样怎样。在如今的求职者中,怀有这种心态者大有人在,希望这些女孩的教训能够警醒有类似想法的人,树立正确的求职观,多把心思放在提高修养、增强竞争力上,不要企图走捷径。

  当然,我们也不能一味责备受害人。应当看到,这种走捷径背后有更深层的社会原因:那就是花钱、找人走捷径确有成功先例;萝卜招聘、暗箱操作等的确屡屡上演。在求职市场,甚至衍生出“不做潜规则的使用者,则沦为其受害者”的扭曲逻辑。

  因此,要破除不良职介生存的土壤,根本上是要破除职场潜规则,肃清人才招聘不正之风,给违法者以严惩。如果“没有潜规则”成为最大的规则,则类似不良职介休矣。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