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新闻动态

黎氏英语变音换调始末

发布时间:2016-10-17 23:10:00作者:王丽丽 来源:检察日报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 

                                     黎建飞学生时代回家读书的情景

        从木匠到教授,这是个在法学教授圈子里几乎人人皆知的奇迹。这个奇迹的创造者是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劳动和社会保障法研究所所长,海商法、保险法研究所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黎建飞。59岁的黎教授,又做成了一件让人惊掉眼镜的事儿:57岁开始重学英语音标,让“每个音都发错了”的黎式英语“变音”“变调”。

  黎建飞最早出国是在1991年。作为中国政府劳动立法代表团的末位成员,由于名牌前面有“Dr.”,所到之处都会发生德国人绕过前面的各位领导来与他亲切握手的盛况。“德国人完全不知道我们国家有博士了,而且有法学博士了。”黎建飞说,他也勇敢地使用他的黎式英语哇哩哇啦地畅快交流。不料,晚上回到住所后,当时外经贸部的一位官员对他说,我感觉你的每个音都发错了。“现在想起来,我自己也觉得尴尬,six发成sex的音,你流汗不?”黎建飞说。

  发音几乎全错的英语,是那个特殊年代勤奋自学的产物。1979年脱下工服,进入西南政法大学读本科,已经9年没有上学的他,真想大声喊:“读书太好了!书太好了!”那时是他第一次接触英语,真是如饥似渴。

  “英语书上的内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每次考试我都能清楚地记得答案出自课本哪一页、哪一段话,前面后面各是些什么。各种对话练习册,有什么我读什么。”黎教授对记者说,你猜我用什么时间读呢?五个时段!早晨起床后、午饭后、午睡前、晚饭后、睡觉前各读半小时,每周末拿出半天把本周内的英语学习全部复习一遍。用的都是零散时间,“整块儿时间,我是用来学专业课的。”

  “在同学里面,我最刻苦。”四年本科,黎建飞没有看过一场电影。毕业了,要散伙了,有人给他提了个意见。说有一次,说好跟同学一起去看电影,结果走了一半路他人不在了,原来是回教室看书去了。“这算我头上的一条罪状了。”不过,黎建飞的班主任可是经常表扬他,最常说的那句话就是:他四年从没看过一场电影!他的硕士导师告诉他的师弟师妹,你们只要做到像黎建飞这样,每天早晨起床后,拎着水壶进教室,只有吃饭才肯出来,没有谁会读不好书!

  经过四年本科、三年硕士、三年博士的自我强化训练,“我能搞翻译,但是不能交流。”黎建飞工作之后,翻译了六本著作。可是,他不断地发现,自己的英语发音“好像有点不对头”。

  2011年,重庆市检察院的检察官石娟进入中国人民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师从黎建飞老师。石娟对记者说:“黎老师让我纠正他的发音,我就把要练习的句子重新读过,一遍一遍地读给他听。再让他自己重读一次,完了,一切变回原来的读法,而且更掷地有声、铿锵有力。这可怎么救?”石娟好绝望。

  黎老师自己没绝望。“我现在到这个岁数,快60岁了,翻译出版六本书了,还能从音标重新开始!不可思议吧?我下载软件,跟着读。我利用参加出国访学等各种机会,练听力练口语。”

  2012年2月,北欧和中国社会立法与社会治理国际会议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黎建飞教授出席会议,并就中国社会的福利立法发表英语演讲。“我先笔头翻译好,再让我的英语教员、剑桥和耶鲁的两个孩子,把我的译文口语化;然后一句一句地教我读音,读不准的音给我纠正。”

  演讲可以,但他怕自己听不懂观众提问,就事先让学生坐边上,等着帮他翻译。“但那一天,我恰恰听懂了,听众问我的是‘生活在家庭中的残疾人能得到什么保障?’”我专业很熟嘛,我一说,老美一听,surprise!

  2013年9月,访问学者黎建飞刚到耶鲁大学时,找到了一个每天中午为访问学者配偶举办的口语班,于是欣然报名参加,并未感到一丝尴尬。他与这些陪伴访问学者的配偶们坚持了下来。同行的教授一听这事儿,surprise!

  美国和澳大利亚的大学教授说,黎建飞让他们surprise。因为他们休息的时候他还在上班,“他们要一个report,黎建飞提交了一份中文的、一份英文的”,他们从没见过这样干活儿的中国教授。

  早年一起出国的人,现在再听黎建飞的发音,估计要丢魂了——音与调全变了!当然,大多数人是从他博客与朋友圈中的“英语鸡汤”与“词趣”栏目,惊叹他巨大步伐的进步与非比寻常的坚持。

  工资是Salary,这处词源于Salt,既表明了工资如同盐一样不可少,也表明了从工资中不可能发财,进而还可以得出劳动者的经济补偿金不可能太高等劳动法学中很有意思的结论。

  Book是书,书是Book。看似简单,别有洞天。正如中国人说“书中自有”许多东西一样,外国人也在Book中夹带了不少私货。By the book是照章办事,In my book是在我看来,Throw the book at somebody是严惩某人,Bring sb to book for sth是惩罚某人并要求作出解释……黎建飞说,英语单词的学习,对劳动法专业研究和教学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

  二十年前,黎建飞在一次《劳动法》讲座中说:“世界上最可怕的事莫过于早上找不到起床的理由!”这句话教育了他的一代又一代弟子,被奉为“黎门名言”。二十年后的某一天,黎建飞在电脑上看到美国副总统拜登在耶鲁大学2015毕业纪念日上的演讲,特别强调了他父亲的早年教诲:“He used to say,it is a lucky man or woman gets up in the morning,put sboth feet on the floor,knows what they're about to do,and thinks it still matters.”“如果翻译重在‘意’的话,他父亲的话几乎就是我原话的英文翻译。”黎建飞说。

  临近毕业,黎建飞的一名以色列学生给他写了封邮件:“You have the courage to take the risk and this is why you are so successful person.There are people and can live all their life and not take even small risk to improve their quality of life,you are the opposite and this is the main reason you act as a model for me.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being my teacher.”

  精神世界的相通,没有国界。很多的凑巧与相通,不只在词趣的故事里,不只在耶鲁的演说里,也真实地发生在了黎教授的身边——他的一位中国学生写来的邮件,就是那一封以色列来信的汉语版:和您这样的老师同行,让我接触了一些人、一些活法、一些精神,看到了在我原有的圈子里绝对看不到的世界。感恩您让我看到了这样的世界,感恩与您同行这一段人生。

  (黎建飞: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