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新闻动态

德国夫妇为中国聋哑人奔走15年

发布时间:2017-04-05 14:43:03作者:人大 来源:中国青年报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
                               新一天的面包烤好出炉,吴正荣(左六)和面包店聋哑师傅们的合影。刘攀/摄

              \
               杜雪慧(右)在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残疾人联合会康复中心记录听障儿童刘浩明的上课情况。蒋欣/摄


执笔: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蒋欣

视频编导:刘攀

H5制作:中青融媒工作室

文稿编辑:蒋韡薇


------------------------------------------------

早上6点40分,灯的开关“咔嗒”一声响起,25平方米左右的后厨被照亮。水流“哗哗”淌进松散的面粉里,黄油、白糖、盐被小心地加入,从面团打在砧板发出的“咚咚”声可以判断,这面揉得十分劲道。切块机、起酥机、打蛋机的按钮被逐一打开,位于墙侧的5个烤箱同时“嗡嗡”发热,直到提示声响起,金黄色的面包被一盘盘抬出……

6年来,在位于湖南省长沙市的吧赫西点面包房,这些声音每天都重复响起,可操作者——吧赫西点的面包师傅却听不到它们,因为他们是聋哑人。他们是被牵引着,用亲手制作的美味和有声世界交流。牵引他们,走在队伍最前面的人,是这个面包店的老板、来自德国斯图加特的“老外”吴正荣。

这位金发碧眼的高大男人,和同样来自德国的太太杜雪慧,在长沙小有名气。很多人因“残疾人”“德国人”的关键词慕名而来。他们走进这条偏僻的、一头已被封死的巷子,找到吧赫西点,只为尝一口面包的味道。有人用有些拗口的英文对吴正荣说:“谢谢你们在中国做的一切。”

“一切”是个很宏大的范畴,吴正荣和杜雪慧用了15年的时间,给这两个字填上内容。

2002年3月,这对德国夫妇来到中国,至今,他们共帮助湖南省500多个贫困家庭的听障儿童接受听力康复治疗。他们开面包店免费招收聋哑学徒,有24名聋哑人在这里学会了做面包的手艺。吴正荣说:“身有缺陷的人也应该拥有精彩的人生。”

在德国时,吴正荣是一家化学制药厂的员工,杜雪慧是小学老师,他们的生活圈子都接触不到聋哑人。一天,吴正荣在报纸上看到了一篇介绍中国湖南聋儿的报道,便萌生做些事情去帮助这些孩子的想法。他们报名参加了一个中德合作的志愿项目。这个项目为德国爱心人士在中国寻找资助对象,并定期反馈受资助孩子的康复进度。

“我们今年在湖南省资助了54个6岁以下的孩子,每个月为每个孩子提供500元~700元不等的康复治疗费用。”今年春节刚过完一个星期,杜雪慧就开始为此忙碌。

4岁的刘浩明是刚确定要资助的听障儿童之一,他的姐姐刘晓芸6年前已接受资助。为了记录了解刘浩明的听说水平,杜雪慧一早便前往吉首市,到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残疾人联合会康复中心旁听刘浩明上课。

在康复中心的一对一授课教室,杜雪慧看到个头还不足1米的刘浩明进来,主动迎了上去,大手拉起小手,互相贴了贴手背,握拳相击。刘浩明跟着杜雪慧的声音,用力喊出:“握握手,好朋友,耶!”

授课过程中,当刘浩明发音不准、或听不见老师的声音时,杜雪慧都会在一张贴有他照片的表格上进行记录,30分钟的课程结束时,记下的文字已经超出了表格线。

杜雪慧对刘浩明竖起大拇指:“刘浩明,你很棒,答应杜老师要多说话好吗?”她又告诉授课老师:“刘浩明的人工耳蜗手术做得晚,听力恢复过程有些慢,上课节奏不用那么快。他对翘舌音基本听不到,要加强练习。”

刘浩明的妈妈石秀芳提起吴正荣夫妇对她一双听障儿女的帮助,几度落泪。女儿到了6岁,可以较顺畅说话时,告诉石秀芳的第一个梦想是:“我长大以后要和吴老师、杜老师一样,做有爱心的人。”石秀芳年迈的母亲曾花了2个月的时间织布绣花,制作一整套具有湘西特色的苗族服饰,送给杜雪慧表示感谢。

康复中心负责人向季平以前会给杜雪慧夫妇推荐资助对象,现在已有很多家长自己找上他们。“他们有一套选择资助孩子的标准,会给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提供资助。”

在杜雪慧随身带的文件夹中,有一张《申请助学金学生情况调查表》,她对每个资助家庭的情况进行仔细询问并填写。“你家离康复中心有多远?需要多少路费?”“什么时候发现孩子有听障?”“孩子是谁带的?品性如何?”“听到狗叫或者手机响,孩子有没有反应?”

杜雪慧希望,他们给听障儿童带来的不仅是经济上的帮助,还有精神上的关爱。

刚上大一的艾吉星一直对这对德国夫妇心存感激:“没有他们,就没有今天的我。”

和夫妻俩结缘时,艾吉星才3岁,因患有听力障碍被普通幼儿园拒之门外,后又因为是乙肝病毒携带者,被听力康复中心劝退。

辗转半年,吴正荣才在长沙找到一家愿意接收她的康复中心,除了每月资助艾吉星350元康复费用,还给她配上了助听器。吴正荣告诉艾吉星的妈妈:“你放心,学校要是不让吉星住,我们把她接来自己家里住。”

在艾吉星的记忆里,她从宁乡来到长沙进行康复的两年多时间里,因为距离和路费原因,母亲总共才来看过她两次,吴正荣夫妇是最常来看她、和她说话最多的人。“爸妈给了我生命,他们给了我另一个世界,告诉我要做独一无二的存在。”

高二暑假,艾吉星随妈妈去吧赫西点看她的“洋老师”,特地买了一束康乃馨送给杜雪慧。“这是送给妈妈的花,对我来说,他们像父母般亲切。”

此前,吴正荣和杜雪慧一直在为听障儿童康复资助项目奔波,足迹遍布湘潭、襄州、邵阳、怀化、宁乡等地,来中国的头5年,他们还兼任湖南省残联康复中心的工作。

2011年,同在长沙的德国朋友准备回国,想把手里一间面包店转手给他们,当时正逢杜雪慧远在德国的母亲病重。

在中国多年,两人的双亲相继离世,只剩这最后一位老人。杜雪慧回德国探亲时,母亲告诉她:“一定要在中国继续做下去,看到你的努力我们也能感觉到幸福。”

吴正荣觉得,他们还可以做得更多。“残障人士接受康复训练只是基础,解决就业问题才能让他们自食其力。”于是,他们决定接手面包房。

从吧赫西点法定代表人一栏变成吴正荣的那天起,这家面包店的后厨多了一群“无声”的学徒。为了和他们沟通,吴正荣还自学了手语。他从德国请来面包师当老师,带着聋哑人一起学习,杜雪慧也把德国家中母亲自制的肉桂卷做法,带到了吧赫西点。

“我不是做生意的料,挣钱不是最关键的,让聋哑人学到本事才行。”吴正荣说,面包店开业至今,只是保本经营,店里的正式员工除了拿到和长沙市平均收入齐平的工资外,都有五险一金。

来面包店当学徒的聋哑人,他从不收学费,每个月还会发500元~800元不等的生活费,表现好的3个月后可以留下。“面包店地方小,也许一下子帮不了那么多人,但能帮一个是一个。”

在吧赫西点工作了两年的潘智用笔纸表达,这是他做过最开心、最久的工作。他从聋哑学校毕业后,一直辗转在餐厅、印刷厂工作。想起寒冷的冬天站在室外洗菜、洗碗,还被老板打骂的经历,他使劲摆手,在纸上写下:“不如意、不如意,这里好玩、好有趣。”然后抬起食指往下指了指,努力说出两个字:“很好。”

潘智继续写道:“吴老板每天都和我们一起工作,会鼓励我们,做得不好带着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一次,他做全麦早餐包时放多了盐,吴正荣只是跟他指出了问题,没将那一盘面包放上橱柜销售。

汤春艳也在吧赫西点找到了自信和尊重。她介绍同样是聋哑人的妹妹来面包店工作时,吴正荣二话没说就给妹妹安排了前台的工作。“你见过哪个老板敢让聋哑人当前台吗?”事实证明,汤春艳的妹妹做得很好,不到一个星期就适应了,用简单的手语比划着和顾客交流。

2017年1月,在面包店工作了4年的汤春艳离开了吧赫西点,她告诉吴正荣,想回宁乡老家开一家属于自己的面包店。她将面包店取名为“碧塔西点”。“碧塔是德国女性的姓氏,代表绿色和健康,我未来也要和老板学习,招收聋哑人做事。”

2016年末,一家视频网站拍摄了面包店的故事,在网上点击率很高,很多人赶来买面包,面包店的生意越来越好,购买的队伍常排到门外。吴正荣说暂时还没有开分店的打算,“我喜欢和大家一起享受这个过程,而不是把面包店当成流水线生产。”

杜雪慧也还在为听障儿童们继续奔波。在吉首的第二天早上,她还要见3个受资助儿童的家长,了解春节期间孩子在家中的康复情况。

夫妻俩一直有个小遗憾,结婚20年没能有孩子。杜雪慧看着吴正荣,满脸爱意:“我们现在有54个孩子,还有面包店的师傅们,我们太幸福了。”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7年03月31日 05 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