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海外信息海外相关链接

英国、瑞士残疾人工作反观与借鉴

发布时间:2011-01-03 15:47:00作者:admin 来源: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一、残疾人教育重在走融合之路

  英国和瑞士对残疾人的教育强调以融合教育为主,主张全纳性学习,他们相信绝大多数残疾人是可以在普通的学校内完成学业的。并规定,所有的残疾儿童都必须在普通的教育机构进行注册并首选进入普通的学校接受教育,所有的学校必须充分考虑残疾人的因素,并提供可以使其顺利接受教育的条件。对残疾人的教学方案要根据其残疾状况及变化,采取个性化、动态化的教学。


  这一做法有利于促进残疾人融合社会、避免被孤立和边缘化,同时,他们的各种潜能也会得到更好地发掘和展现。而一些自闭症、中重度智力残疾的学生,可以在专门的特殊教育学校学习,但仍必须在普通学校进行注册,并由注册校与特教学校签署合作协议,实行双重管理体制。英国残疾人教育除接受免费教育(中等教育以下全免,高等教育90%以上的残疾人也能获得政府资助)外,还可以免费获得相应的餐饮和交通等费用。英国的特殊教育学校不仅要承担残疾人的教育,还将语言训练、康复治疗、功能保持和恢复等残疾人康复训练内容作为主要任务。瑞士十分注重对残疾人的继续教育,在法律保障、资金投入、教育原则、教育内容等方面都有一套成熟的做法。


  我们认为两国在特殊教育方面先进的教育理念,因材施教的教学,务实的做法都值得借鉴学习。随着越来越多的残疾学生步入普通教室,与残疾学生特殊需要和学习特点有关的各项需求也相继呈现,其中包括对人文和物质环境的改造、相应的支持系统建设、课程和教学实践的调整、师资培训、伙伴助学关系的建立、家长参与、社区支持等等。我们认为,融合教育理念指导下的个别化教育方式是残疾人最终能够融入社会、适应发展、平等参与社会实践的先决条件。


  如今,残疾人教育开始受到广泛关注,新发展契机也带来了新的挑战,即如何为大量残疾学龄儿童提供科学的、符合他们身心健康发展要求的全纳教育?残疾人教育不仅仅意味着残疾学生在教室里有一个座位,学校也不能再追求“没有灵魂的卓越”。融合教育所提供的互动、友爱、接纳、尊重个体差异,将使残疾人教育的目的不仅写在纸上,而且体现在办学理念中、活在师生的行动中。全纳性学习,要求以学生为中心,不仅使残疾人充分享受到受教育的权利,同时淡化了残疾人的身份,有利于残疾人同健全人以及残疾人之间的交流,使残疾人更易融入社会,有良好的经济和社会效应。但全纳性学习对教师的要求相对较高,要求老师能够采用灵活多用的教学方法和个性化的教学过程,这可以在有条件的地区试行,成熟以后再推广。


  二、残疾人就业重在坚持平等和反歧视

  两国根据残疾人的程度,采取不同的就业渠道。中重度残疾人有机会在专门的庇护工厂集中就业,庇护工场不以盈利为目的,政府通过成本支持和岗位补贴的形式促进其发展;轻中度残疾人可以通过政府和公共机构开发的公益性福利岗位实现就业;轻度残疾人在劳动力市场寻求普通工作。而这一就业渠道畅通的背后是法律在支撑着。如英国从平等和禁止残疾歧视的角度,为残疾人实现就业创造机会,英国《反残疾人歧视法》关于残疾人就业中的反歧视措施就有上百条,而一旦残疾人受歧视诉讼成立,企业则可能向残疾人支付几万至几十万欧元不等的赔偿,通过严厉的惩罚措施避免残疾人在就业过程中权益受损。瑞士从2004年开始实施《瑞士残疾人平等法》,要求各州、市政府为残疾人更加自如地生活、工作和广泛参与社会活动提供方便。为实施该法,同年3月,联邦内政部设立“保障残疾人平等权力处”。在瑞士,尊重残疾人权利的观念早已深入人心,成为人们的共识,法治环境非常好。


  这对我们的启示是,要把残疾人事业纳入法治化轨道,进一步提高残疾人政策法规的执行力,为残疾人参与社会创造积极有利的政策条件和社会环境。英国、瑞士两国有健全的残疾人就业法律,强调就业是残疾人的平等权利,禁止歧视。我国的残疾人就业法律保障还很不健全,目前尚无一部综合性的反歧视法,禁止歧视的规定散见于相关法律之中。今后一段时间是建立和完善残疾人就业法律保障的关键时期,建议尽早将反歧视的原则性规定变为可操作的法律规定,在其中不仅可以只对残疾人的劳动就业方面进行规定,而且应该尽可能地包涵其他歧视残疾人的行为,以统一规范各个方面歧视残疾人的行为。同时,完善多种反歧视保护机制,不仅残疾人受害者个人可以请求法院的救济机制,而且有专门机构的调解、协商和主动诉讼机制。


  三、社会保障体系重在普惠加特惠


  英国和瑞士是典型的福利型社会保障制度国家,特别是从上世纪中叶以来,逐步建立起了覆盖生、老、残、病、死,包括基本生活、医疗卫生、教育、就业、住房、交通以及门类繁多的“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保障体系。两国在不断提高一般社会保障和福利制度中残疾人待遇水平的基础上,再为残疾人设计制定专项福利政策。如英国建立了残疾津贴制度。英国政府部门经过研究和论证表明,残疾人较其他社会人群存在着超过25%的额外开支,为确保残疾人处于平等的地位,英国政府对65岁以下,行动困难或残疾程度较重的残疾人,无论其工作与否、财产和收入状况如何,只要其本人申请,都可以获得每周100镑左右的残疾生活津贴。在残疾专项津贴的基础上,两国还对残疾人设立特殊的最低生活保障、生活护理照料、住房、辅助器具适配、交通等相关单项津贴制度,以确保残疾人具备解决基本生活和参与社会的能力和条件。英国还建立了残疾人居家护理制度。英国通过建立残疾人居家护理津贴制度,政府直接为残疾人支付津贴,由残疾人本人更有效地按需支配。瑞士目前是世界上最富有和社会保障体系最完善的国家之一。在瑞士居住,必须有社会保险,一个职工被雇佣,雇主付其工资的5%,职工出工资的5%,作为社会保险。社会保险包括养老保险、事故保险和疾病保险,在残疾人工场工作的残疾人有政府的保险资助。


  从中对我们的启示是,我国必须遵循“普遍性”原则,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保障体系。“普遍性”原则,其要义是保护公民权利。在构建我国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中,必须要广覆盖,体现普遍性。同时,要充分考虑残疾人的特性,从制度框架上确立社会保障制度对残疾人的补偿原则,可以低水平,但应当立足于多角度、广覆盖、可持续,对城乡残疾人的教育、就业、医疗、养老、基本生活以及住房等需求给予特殊照顾,以体现这种社会补偿原则。同时,应根据残疾人的需求差异,进一步分析残疾人的特殊性,既“平等保护”,又“特殊照顾”,探索适合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残疾人福利制度,特别是加强对已经具备实践基础的残疾人生活津贴(残疾人年金)、残疾人居家护理津贴、困难生活补助等优惠制度的归纳和研究,并按照残疾补偿和平等统一的原则,在适当时机确立残疾人专项福利制度,从制度上保障残疾人处于平等的地位。


  四、服务体系重在整合和个性化


  考察中,两国残疾人服务的分类,既有针对不同年龄阶段的,也有针对不同业务领域的;既有针对不同类别残疾人的,也有针对不同程度残疾人的;既有政府主办,也有依托于政府主导的社会盈利或非盈利性机构的。而且这些服务无论是项目的设置,还是具体工作的实施,都充分体现了个性化的特征,普遍以残疾人需求为核心,避免使残疾人处于被动服务的地位,同时,最大程度地提高了服务的质量和效能。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英国为残疾人提供服务的社会组织众多,大多按照市场化的运作模式,通过购买服务引导和发展大量的营利性的社会组织和社会企业,为残疾人提供高质量的服务。


  建议在推进我国残疾人服务体系建设中,坚持政府主导搭建残疾人服务平台,坚持以人为本完善服务机制,为残疾人提供基本的服务,同时,要充分发挥各种社会组织的作用,特别是残疾人民间组织的作用,为残疾人提供各种优质的个性化服务。英国政府与社会组织建立购买服务关系,为我国政府职能改革、公共服务社会化、残疾人服务体系建设提供了有益的借鉴。考虑到残疾人服务涉及面广、内容广泛,不同类别和不同程度残疾人的服务需求,还存在着很大的差异,而且各个领域的专业性强、技术要求高,为此要充分整合社会资源力量,针对不同的服务内容,吸收相关领域专家搭建残疾人服务专业团队,提升残疾人服务的水平和质量。另一方面,在残疾人康复、教育、就业、托养照料等领域广泛建立为残疾人服务的政府购买机制,引导社会公益性组织和盈利、非盈利性机构参与到残疾人服务领域,丰富和细化服务内容,并建立系统科学的服务管理和评价考核体系,逐步形成以残疾人公共服务机构为主干,以社会化服务组织为基础,以个性化“量身订做”式服务为主要内容,涵盖残疾人参与社会生活多个方面的立体式全覆盖型残疾人服务体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