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典型案例

少数派圆桌:中国和西方的“真假”无障碍对比

发布时间:2017-09-11 10:54:22作者:人大 来源:有人杂志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圆桌会议一直是少数派最具特色的活动之一,恰逢《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实施五周年,少数派举办了一次旨在发现国内无障碍环境的发展、对比中美无障碍的圆桌会议,并有幸邀请到了在法律领域有丰富经验的金希和夏玉杰两位帅哥律师主持。

金希律师首先给了我们一个案例:

 

小十在一家公司从事视频编辑工作,去年的一次医疗事故(非工伤)造成她高位截瘫,她依然可以从事自己的工作,但由于单位门前有多级台阶,使得她的轮椅难以进入单位。因此小十申请在家工作,但由于网速限制,小十又申请单位每天派人把装有视频资料的移动硬盘送到她手上。

可是单位拒绝了她的请求,并停发她的所有工资。理由是:每个员工都可以来为啥就你一个人要搞特殊,为一个人修斜坡是给单位增加额外的负担,你的要求超过了公司的承受力。到单位上班以及使用公司的基础设施获取工作内容,这是每个员工的义务。如果不能完成这些,就说明你不再适合这份工作。

 

案例一抛出,大家各抒己见:

 

很多人认为公司的做法非常不合理;有人觉得可以在单位门口做个斜坡;有人说公司要是无障碍完善她就能去上班了;还有人说他曾受伤申请过在家工作半个月,老板虽然嘴上吐槽,但是依旧算了工时,小十的公司确实不合理;还有人认为停发工资就是违法了。

 

夏律师:没有提供在家办公的机会,没有在公司安装合理便利,停发工资,都不合理。

群友A作为从业者的我认为:剪辑很强调协同和交流,在家办公会给公司造成流程上的不便。我不懂法,只是看公司对这个不便的接受程度。

群友B:站在老板的角度考虑问题:如果要满足小十的要求,需要付出金钱的代价,很明显,老板觉得小十的价值不足以让他付出这个代价。

金希律师:对于这个案例,基本上每个残障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共鸣,我们讨论无障碍就要先看看障碍都处在了哪些地方。

首先,在中国的法律中是很难找到具体可以执行的制度的,如:

《无障碍环境建设条例》第十三条:

城市的主要道路、主要商业区和大型居住区的人行天桥和人行地下通道,应当按照无障碍设施工程建设标准配备无障碍设施,人行道交通信号设施应当逐步完善无障碍服务功能,适应残疾人等社会成员通行的需要。


条文中提到的无障碍工程设施建设标准究竟是什么,如果没有按照这个标准建设又会有怎样的后果,其实规定是非常不明确的,后半部分对于交通信号灯的规定又是逐步建设,那究竟逐步到什么时候更是遥遥无期。

这样的条文在残障法规中大量存在,使得在实践中很难得到执行,我们在法学院读书的时候其实也没有学习过这些法规,绝大多数法律人也不知道这些和残障有关的法规,因为不是司法考试的范围。而且这种物理环境的无障碍,好歹还可以找到比较原则性的条文。

但是,信息网络的无障碍,很多时候连这种抽象的法律依据都很难找,比如之前12306的奇葩验证码。
\
 

无障碍在美国

 

夏律师:美国法律规定,雇员超过15人的公司,在不会导致其过度困难的情况下,应当为雇员提供完成工作的合理便利。

美国联邦有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每个人都可以因为歧视去打电话,或者亲自去办公室告雇主。金希说他也曾经拜访过香港的就业机会委员会。

\

美国还有《建筑无障碍法》要求建筑必须有无障碍设施。否则可以去美国建筑和交通无障碍合规委员会发起诉讼。他们那边的建筑都有下面这样的坡道
\
而且入口都是这样的门,这个蓝色方块一拍,门就自动开了,而且开关的速度很慢,方便轮椅进出
\

金希律师:其实刚才图片中的无障碍设施国内可能某些新建的建筑物也有,但多数公共场所都没有这样的设计。其实这样的坡道其实方便的不仅仅轮椅使用者,还有推婴儿车或者拉着行李箱的人,每个人都可以使用这些设施,就是传说中的通用设计。

环境的障碍只是一种表面现象,背后反映的是没有强制性的法律规定和投诉机制,这是制度层面的障碍,如果想再深究下去,那就是在人们的观念中没有用平等融合的态度来对待每一个有不同需要的人,这是观念层面的障碍。

 

为什么中美两国无障碍存在如此大的差异?

 

少数派朋友各抒己见:

 

虽然制定了法律,但是执行并不严格,或者缺乏可操作性,而且普通人没有投诉的途径;

根本问题是上层管理者缺失基本理念,行政体系僵化;

 

教育没跟上。整个社会对于残障群体的维权意识偏低,用知识武装起来的残障人,会把维护自身权益当作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

 

社会的平等观念存在偏差;

 

金希律师认为是受害者对于法律的了解和应用也少,不容易促使政府部门改进。

 

如何消除差异呢?也有人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现在无障碍的重要性并没有被大众发现,需要给人大代表或主席写信引起他们的重视;

 

可以给中国教材编写委员会写信,试图对未来的改变;

 

如果残疾人保障法能成为司法考试的范围,估计知道的人能多很多;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也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可以游行示威,如果通过公安部门批准,可以进行无障碍游行;

 

但有朋友反对:游行示威没搞好,还容易被污名化,所以尽量不要做。 

另外有朋友说,可以从经济学的角度来倡导无障碍:其比如说在一个商场体验无障碍设施,然后整理出改进意见,同时估算出成本,若改建后有更多附近残障朋友来购物可以贡献新的消费,不仅改造成本可以收回,还有盈利。但这些事情的难处在如何组织具体的活动,很多事情可能需要志愿参与。


我们如何做?

 

从法律层面来解决无障碍问题,是一种有效途径。

但这是顶层设计,对于残障个体俩说,最容易做到的就是多参与身边的社会生活,让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出现使得他人了解我们真实的能力和需求,只有让彼此看见才可能让改变发生。每个残障人士都努力的去活出自己想要的状态,以自己为中心向身边的人辐射,这就是在倡导啦!

 

写在最后,

那些与中国残障人士息息相关的法律法规: 

 

《残疾人保障法》

《精神卫生法》

《残疾人就业条例》

《残疾人教育条例》

《残疾人航空运输管理办法》

《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