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新闻动态

人的主题——黎建飞教授在“国际残疾人日与残疾人法律中心十周年活动展”上的致辞

发布时间:2017-12-10 22:56:29作者:人大 来源:人大残疾人法律研究与服务中心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首先感谢大家冒着严寒、牺牲周末一大早来到这里,这是因为大家都有一颗火热的心。这颗火热的心是对残障人关爱的心,也是对人自身关爱的心。这正是我们今天,也是我们这次展览的主题——人的主题。

        今天是国际残疾人日,我们的主题与我们的全部展品所展示的理念就一个字。我们此前做的、我们今天在这里看到的和今后要继续做的都是跟有关的事。

        首先,我们从前面的展板上看到国际残疾人日的宗旨就是人人享有尊严与正义。接着,我们看到在“‘国际残疾人日历届主题中,几乎每一年都有一个大写的字。这些都提示我们:我们人类社会是一个共同体,我们人人都是在一个共同体中生存。

        这就是我接着要讲的人的共存,所谓人的共存强调两个方面的含义。第一,我们都是残障人,或者说残障人就是我们。如果以我们或者为主语的话,“残障我们或者是可能相互代换的。因为就字面含义来讲,是描述性用语,是人将一种现象用字来附加,是一个人为的标签;则是由于人们有意识的行为设置的,是人们用自己的行为制造出来的。在耶鲁大学访学时,看到美国残障人法的发展历程让我有所感悟。法学家会问“残障人为什么会有障碍?答案是残障人的障碍都是其他那些所谓的健全人设计和制造的。比如明德法学楼前的阶梯,对有腿部肢体障碍的人来说,上来是困难的或者根本不可能的。那么,为什么会有明德楼的阶梯呢?就因为那些没有肢体障碍的人设计并且人为地制造出来的。如果让有肢体障碍的残障人来设计和制造这座大楼的入口和通道,就不可能会出现今天大家看到的这种阶梯。或许你会说现在这样的阶梯才是更加合理更加方便的通道,那法学家就会问你另外一个问题,即什么才是合理的?他们自问自答地告诉你,以出行为例,我们有步行、有自行车、有轮滑、有滑板、有轮椅、有汽车,哪种出行方式才是合理的呢?所以,残障人的是社会制造给他们的、人为的障碍。第二,就人的正常生理而言,人人都终将老去,而任何老人都是残障人,因为任何老人都需要护理,都爬不上楼梯、都数不清钱货、都找不到回家的路。所以我们今天在这里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我们自己而做,都是在为每一个社会成员而做,因为我们都是一个共同体。

        第三,我要讲的是人的目的,这方面有三个话题。第一,我们要减少残障,这就需要结合自己的专业知识,比如保护劳动者的劳动安全与卫生。比如,关注外卖小哥的劳动安全,还有其他快递人员在路上的安全。现在,每天在他们身上都发生着伤亡事故。上海上半年的数据显示,平均两天半就有一起外卖小哥的死伤。南京发生的3242起事故中,外卖电动自行车引起的交通违法行为2807起。美团的1602起事故中,死亡2人,受伤1278人。所以我们必须加大保障劳动者劳动安全的力度,必须尽量避免将一个健全人人为地变为残障人。在这个资本疯狂扩张的时代,我们一定要致力于免除劳动者在社会潮流冲击下受到伤害。第二,我们要增强融合,任何非残障人并不比残障人多什么,即便多一支手或者多一条腿并不等于多了特殊的权利。任何存在都有其合理性,在人类共同体的概念下,每个人的存在都是合理的,都应该去接受、去认识、去友善地共处。第三,我们要消除残障,我这里指的主要是观念中的残障,即我们观念上应当认可无论是精神残障或者肢体残障者,让残障人和非残障人共同沐浴在同一片阳光下。

        最后,我们的展板既以开头,也以结尾。我们做这个展览的目的就是为了把我们的事业传承下去,今天我非常高兴见到这么多年轻的面孔,我希望我们能够一起把残障人权益保障事业做下去,让它传承下去是我们的根本目的。残障人权益保障活动的参与能够增加个人对社会、对人生的观察与理解。尤其是,对于个人所遭受的自己认为不可承受的灾难,这项工作都会给你一种新的解读,给你一个新的视角。你会知道没有人在这个世界上能够一帆风顺,当现时中遇到种种挫折与困顿时,自己就会有一个正确的定位。同样,我们也会变得对他人更加包容,更加关爱。拿我个人举例,如果我不研究残障人法,那么我对外卖小哥的劳动风险也不会那么敏感,就不会感同身受般地深刻和真切。

      (下面是现场提问环节)

        1、问:以前都叫残废人,现在称之为残疾人,又叫残障人,这里面什么区别吗?

        答:其实在残废人之前,相对于现在说的残障人,情形比你能想到要严重得的多!在古罗马时期,斯巴达克战士必须是全能的,比现在对普通人的要求高的多。因此,凡不能达到斯巴达克战士的体格,不能像他们一样地去战斗,生存下去都将成为一个严峻的考验。事实上,一旦发现刚出生的孩子有残障,直接就丢到罗马城外的河中。在社会文化深层中,残障被视为罪恶。在早期的宗教里,残障是消极与负面的。《圣经》也认为残障是恶行的结果。甚至在教会改革时期,残障还被认为是魔鬼和邪恶的化身,这些观念甚至出现在莎士比亚的文学作品中。几年前,某地的弃婴站录到一对老人放弃一个有病的新生儿。当工作人员把孩子送回他家时,邻居都不知道这家有一个已经半岁的婴儿,这便是耻感文化的后果。

        人类早期生存环境极其恶劣、生活资源极其匮乏,因此不容许有生理缺陷的人存活下来的。但人和动物区别中很关键一点就在于此,即动物遵循的是丛林规则、弱肉强食,而人类社会的规则是人人都能活下来,因为人懂得依附于群体才能生存。否则,单就人的个体而言,绝对不是狮子老虎的对手。如果人类也和其他动物一样自相残杀,人类早就灭绝了。因此,随着社会的进步,残障婴儿也有了生存的机会。

        具体到这些概念,残废的弊端在于的联系,把等同于了。在今天的社会里,这个概念的不合理性是显而易见的。所以在专业术语及法律术语中,都没有残废这个概念了。取而代之的残疾就是表明残而不废,即虽然身有残疾,但我不是个废人。这个概念比原来有了进步,但在发达国家的定义中,这仍然属于第二模式,即认为或者承认是一种疾病,是需要接受治疗的,是要通过治疗去康复或者矫正的。大家现在可以看看国际残疾人日的标识,在概念上又发生了变化,先前的“disabled”变成了以“person”为中心词,后面加上“with disabilities”,意思为残障人首先是一个如同任何人一样的,只是带有了某些能力缺陷而已。这种缺陷在社会中变成了一种障碍,而这种障碍是社会中人为强加给他们的。在残障人自己生活的世界里,这些障碍就不复存在了。比如,在聋哑人的世界里,说话是多余的,因为手势和表情足以表达他们的一切需求。所以,即便是残障人这个用语,也仍然不够严谨。现在,关于残障人的称谓还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词汇,仍然处在一个讨论的阶段,相信今后会出现一个让所有人都更加满意的用语。

         2、问:我们看到中心过去十年做了这么多工作,想问中心今后的发展规划和工作重点?

        答:我们今后的工作重点是放在国内研讨和立法调研这两个板块上,也就是通过我们切切实实的工作和法律来改变、改善残障人的状态,使他们生活得更加美好。我想举个例子来说明这点。当我们过马路时,会站在路边等红灯变绿灯,但对于视力障碍人士来说,他们告诉我只感到一阵阵疾风在面前掠过,完全不知所措。当绿灯时,我们会急步通过,但对于视力障碍或下肢残障人来说,却不可能行走自如,常常是走到一半就变灯了。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我们应当以什么标准来定过马路的时间?人们会说我们需要快速通过,因为我们是在经济飞速发展的时代。那么,社会的发展只是为了追求经济的高增长吗?而且这种高增涨是以丢失人本身的自由为代价。人类社会的根本目的是人更好的生存,所以我们希望通过立法来改善残障人出行的状况,改善劳动者的劳动环境的劳动条件,从而有效地降低劳动者成为残障人的风险。

        除了专注于立法问题之外,融合共享和助残共建将是我们实际工作的重心,也就是我们需要和残障人融合在一起,了解他们的需求,更好的保障他们的权益。当然,其他的工作也同样重要,比如我们已经出版了全球第一本残障人法的教材,下学期我将开设残障人法的课程,诸如此类的工作都是我们今后要做的。

        3、问:婚检可以减少残障婴儿出生率,您是怎样看待取消强制婚检的?

        答: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黎老师问:请问你是这里的学生吗?提问者答:是法本一年级的学生。)这个问题涉及了很多方面。

        首先是强制婚检的问题。强制婚检在我们国家是一种长期存在的制度,发展到一定阶段后有人对它提出了质疑,认为婚检是个人权利,国家不能强制,更不能规定未经婚检禁止结婚,所以这个制度后来就被废止了。废止过后就产生了一个现实问题,就是医疗部门与计生部门指出的有缺陷婴儿出生率升高。对于这个法学院的学生,应当怎样思考这个问题呢?这实际上是一个价值取向的问题,即当两项权利发生冲突时,我们应该牺牲哪一项权利去成就另一项权利?也就是说,结婚是人的一项基本权利,这项基本权利是不是应当让位于降低残障婴儿出生风险的权利?我希望你能带着这个问题继续你的法律专业学习,将来你会找到自己的答案。

        由你这个问题引发出的另外一个问题是,我们是否有权去结束一个胎儿的生命,即便是一个有缺陷的胎儿?或者谁有权阻断他的出生,这一权力的法律依据是什么?这个问题也没有一个绝对的答案,仍然需要你在今后的学习过程中带着这个问题继续探索。在这里我可以提供两个案例给你参考。

        一个是北京去年的案例。一位母亲严格按照孕期要求进行各项检查,检查结果都提示胎儿正常,但生下来后婴儿少了一支手。婴儿的父母把医院告上法庭,主张如果不是医院失误,他们早不会生下这个婴儿。法院认为医院有过错,应当进行赔偿。问题在于,医院如果检查出来了,对于胎儿意味着什么?换言之,有谁问过这个具有了生命的胎儿吗?美国人问过。这是另外一个案例。当一个医生接生的时候,清楚地知道他手中的婴儿具有严重的缺陷,而且他更清楚的知道自己只需要几秒钟就可以不动声色地结束这个刚刚出生的婴儿 的生命。犹豫中,他让这位具有严重残障的婴儿活了下来。30多年后,一个残障人站在他的面前,说他就是当年在这位医生手下存活的婴儿,现在是一所大学的教授。

        谢谢大家!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