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新闻动态

《劳动与社会保障法教程》第五版修订说明:知其所以然

发布时间:2018-02-09 12:33:43作者:黎建飞 来源: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事要知其所以然。’指花斛曰:‘此两个花斛,打破一个,一个在。若只恁地,是人知得,说得。须知所以破,所以不破者如何。’”(《朱子语类》卷九)两个花瓶,是常人能看到和说到的;破了一个,也是常人能看到和说到的。但是,为什么一个破一个不破就不是常人能看到和说到的了。花斛如是,劳动法如是,社会保障法也如是。法学教育的目的就在于让受过专业训练的法律人能够看到和说出常人看不到和说不出的知识,也就是不仅知其然,而且知其所以然。

       比如,在劳动合同解除上,劳动法对用人单位解雇劳动者设置了多重限制,对劳动者行使劳动合同解除权却不做限制。有人看不下去了,说是“显失公平”。殊不知,劳动法的基石便是“招聘容易解雇难”,劳动法所致力的正是通过约束用人单位“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任性,缓解劳动者一职难求、一职难保的生存困境。又比如,在社会保险费的缴纳上,总有劳动关系一方或者双方当事人由于短视等原因不愿缴纳,这本身就是社会保险出现在商业保险后的原因,是社会保险是法定的强制性保险的理由。然而,面对劳动者事先单方声明或者与用人单位达成协议不缴社会保险费,事后主张经济补偿金和社会保险待遇等争议时,北京的法院会支持劳动者,江浙的法院却支持用人单位,广东的法院是有条件地支持劳动者。其实问题本不复杂,因为“法定高于约定”是法学的基本原理和法律人共同恪守的行为规则。再如,网上不时出现怎样缴纳社会保险“才划算”,怎样才能“捞回本”的新闻或者“高招”。这是对本书所述“社会保障法的基本原理”缺乏了解,尤其不明白社会保障法的功能是实现社会公平,是通过社会财富的第二次再分配来缩小社会成员间的分配差距,将高收入者的一部分收入转移给缺少收入者,从而减少社会成员之间的贫富悬殊,弥补市场经济的缺陷,实现通过法律调整后的社会公平。

       不难看出,诸如“招聘容易解雇难”、“法定高于约定”、“社会保障法的基本原理”等法学的基本原理或者法律人应当遵循的基本原则和行为规则,都是从现成的法律文本,从这些法律文本的法律条文中读不出来的。如果说,看明白法律条文可以“知其然”,知晓法律条文后面的原理原则和行为规则才能“知其所以然”。法律条文以文字作为其载体,以字面含义作为其意思表达。恰如斯宾诺莎所言:“文字是众多而巨大的迷误之源。”由于语言的自身的遮蔽性,由于文字表述的多义性,在表达和解读中都有可能产生歧义,需要文字以外的东西来引导和规范。因此,让法律人经过专业训练知晓法律条文的“所以然”,明白法律文字背后的基石,理解法律条文深邃的底蕴,把握施莱格尔所说的“最高的东西是无法说出来的”法学原理,是法学教育的祟高使命,也是法学教程的独特价值。

   本次修订,作者着力于“知其所以然”,倾心于劳动和社会保障法的基本原理和基本原则,结合社会中的热点案例,引导读者更加关注法律条文以外的东西。对于一些长期存在或者反复出现的问题,在体例布局和案例选择上都反复着力。以“劳动法中的行为人”为例,不仅在专门章节中进行专门论述,而且在案例选用上特殊处理。不仅在专章案例中选用“僧人与寺庙之间能否构成劳动关系?”、“高某与高校是劳动关系吗?”等案例,而且在其他章节中继续选用“
家庭成员的劳动价值与补偿”、“德国法中的‘实际劳动权’”、“大学生无须为户口支付违约金”、“高管和股东应否纳入劳动法调整”、“Uber公司与司机是劳动关系吗?”、“劳动法不调整的四类关系”、“快递员与公司的劳动关系”等案例与事例。即便到了“劳动争议处理法”中,仍然首选了“非法用工中的劳动争议”。为了强化“招聘容易解雇难”,强调解雇的严重性和法定性,以“解雇保护的域外法例”、“解雇工人不能任性”、“解雇必须符合法定程序”构成了本书“劳动法的立法目的”一章的案例与事例。

    
       “如门前有一溪,其先得知溪中有水,其后知得水源头发源处。”(《朱子语类》卷二十三)

 

                                    

 

黎建飞

                                     2018-2-10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