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新闻动态

黎建飞:工作场所中劳动者的隐私权——2018年5月29日在“中国民法人格权法四十年”研讨会上的发言

发布时间:2018-06-13 11:46:27作者:人大 来源: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经过学界和实务界四十多年的共同努力,我国人格权的研究和保护已经有很大进步。《民法典人格权编(草案)》对诸多人格权益进行了明确规定,是对多年来人格权司法实践的总结。整体而言,独立成编的人格权能够有效回应社会需求和法律实践。具体到劳动关系领域,近年来关于侵犯劳动者隐私权的案件频发,劳动者隐私权的保护依然存在很多的问题,草案为相关问题提供了解决方案,但依然存在不足之处。接下来我从四个案件引出今天的主题:

第一个是关于搜查办公区域或办公物品的案例。“冯漪与四川中达凌志汽车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一案”,冯漪是公司人事经理,公司怀疑其在工作期间浏览了与工作无关的网站。为了确认此事,公司在没有告知冯漪的情况下私自拷走其工作电脑包含写真照片即个人日志等全部资料进行内部审计。之后,公司以冯漪严重违纪为由与其解除了劳动合同,冯漪则以公司侵犯员工隐私权为由诉至法院。

第二个是关于搜查员工本人和私人物品的案例。“张利诉北京京辉高尔夫俱乐部有限公司名誉权纠纷案”,该案中公司一个员工财物遗失,经理以此为由要求递杆组所有员工将随身物品翻出置于手中进行检查,此后又对员工的背包等物品进行了检查。有员工抗拒检查并起诉到法院,认为用人单位的检查行为侵犯了名誉权。

这个案例让我们想起了深圳的一场大火:199311191325分,深圳市龙岗区葵涌镇致丽工艺制品厂发生特大火灾事故,死亡87人,伤51人。所幸的是消防队员赶到火场后,冒着生命危险斩断二楼和三楼窗户上的防盗网,使困在火海中的200多名工人得以死里逃生。案件的起因是单位为了防止员工私自把生产的玩具带出去,当时电子监控不发达,就采取了把工作场所全部封闭的措施。这个案例的教训是非常惨痛的,企业为了监控劳动者酿成这样的灾难。

第三个是开包检查员工随身物品的案例。“戎锡凤与无锡花园广场大酒店有限君乐酒店劳动合同纠纷案”,该酒店在其《员工手册》当中规定,员工在进出酒店时应当配合安保人员对随身背包等物品进行检查,不予以配合且情节严重的,酒店有权解除劳动合同。

第四个是进出劳动场所的警报检查案例。“朱元春与重庆泰山电缆有限公司劳动争议案”,朱元春下班离开工作区域时,设置在车间出口的金属探测仪发出警报。公司工作人员要求朱元春做进一步检查,但朱元春不同意接受检查并返回车间。后泰山公司针对朱元春拒不接受出厂检查的行为,报工会同意,并作出处罚决定。

上述四个案件都经过了仲裁或诉讼程序,虽然法院也几乎都能支持劳动者关于侵害名誉权、隐私权的诉讼请求。但这四个案件反映出来,在劳动关系领域,由于劳动者的从属性特征,其隐私权更容易受到侵犯,因此劳动者隐私权的保护已经成为更加急迫的问题。

同时,这四个案件也反映出来,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新型的侵犯个人隐私的方式越来越多,特别是电子监测和电子监控。《人格权编草案(征求意见稿)》第42条对于民事主体不得实施的侵犯个人隐私的行为采取了列举式规定,其中涉及到检查劳动者私人物品和个人信息的行为,这是值得肯定的。但42条的列举也存在不足,比如说电子监测、电子监控这些新型的监控方式没有明确,如果将其解释为一种检查行为显得勉为其难,如果能够单独列出来对于劳动者隐私保护会更加直接。

由此引申出来第二个问题,就是工作场所它到底是属于“公共场所”还是“私人场所”?简单地说,工作场所一方面与私人场所有一定的区别,那就是具有一定程度的公共性,但是又和公共场所不完全一样,这种情形下隐私权保护应该到什么程度?如果说“公共场所无隐私”,那么工作场所有没有隐私?

在劳动关系实践当中,我国用人单位电子监控的发展是非常迅速的。电子监控广泛的应用于工厂的管理,对于企业下属人员的实时监控越来越普遍。电子监控的存在主要是为了保护企业的利益最大化,在企业的车间厂房、办公室等一系列场所安装闭路电视监控劳动者的一举一动。甚至升级为电话监听、电子计算机监控,电子邮件和语音邮件的监控。可以说,员工在上班时间是毫无隐私可言的。

电子监控的合法性、合宪性问题一直是法学界的热议话题。用人单位安装闭路电视对于员工的日常活动进行监控;在电脑里安装电子邮件实时监控软件,对每一封邮件进行检查。企业与个人利益之间产生了不可避免的冲突。这种冲突在一定程度上会降低劳动者的积极性,让劳动者产生不相信别人等一些心理问题。对于企业未经劳动者本人允许对员工进行监视、偷窥等行为,员工常常以企业以侵犯隐私权向法院提起诉讼。

根据美国企业家协会的调查显示,企业涉嫌利用电子监控设施侵害员工隐私诉讼而承担的诉讼费,占到企业开支的31%,美国每年州法院受理员工起诉企业侵权诉讼的案件占到全部劳资纠纷的27%1993年美国通过《消费者和工作者隐私法》,该法指出,只要企业遵守该法的规定和其他相关法律规定,企业可以对员工进行电子监控。但是法律同时对这种监控的权利也进行了限制,企业应该向每一个可能实施电子监控的员工和从事合作项目的其他企业的雇员提供书面的通知。

问题在于,是否通知后企业就可以监控,就有权利实施电子监控?或者哪些信息是可以监控的,哪些信息是绝对不可以监控的,这就成为一个争论比较多的问题。具体到《人格权编草案(征求意见稿)》第48条,关于个人信息的搜集和使用的免责条款,其中第一项就是在自然人同意的范围内实施的行为。只要劳动者同意,企业就可以搜集这样的信息吗?它有没有一个必要性审查的需要?我们建议在第48条当中除了自然人同意以外,还应该有一个必要性审查的规定。特别是在“附属关系”中,不能仅以当事人同意作为免责事由,还要审查必要性和合理性。

总体而言,目前的草案对于个人隐私权和个人信息保护比较完备,但是具体到劳动关系领域,现有条款对于保护劳动者在工作场所当中的隐私权和信息权还是不充分的,希望能够进一步细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