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新闻动态

黎建飞:残疾人事业发展的新时代——在“‘十三五’规划中期专家论证会”和“残障与发展论坛(2018)”的发言

发布时间:2018-06-28 14:16:34作者:人大 来源: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我们正处在一个互联网无处不在的时代,一个人工智能方兴未艾的时代。这样的时代,给残疾人,给残疾人事业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机遇,拓展了充满生机的空间。因为,互联网和AI前所未有的扫除了社会加诸于残疾人的种种障碍,难以想象想象排除了生理或心理障碍困扰着残疾人的诸多困难。

“残疾”在英语中表述为“disable”,是在“abl”即“able”(能力)前加上了“dis”(去掉)而构成,意为“失去能力”、“丧失”。然而,残疾人许多能力的失去或者丧失并非绝对的失去或者必然地丧失,而是困扰在特定的时空中,受制于人为的环境下。在这个意义上,“残障”的表述无疑比“残疾”更加准确也更加人性化。“障碍”所要表达的是“在达到目的或前进的过程中必须消除或绕过的障碍物,或者对达到目的形成阻碍。”在英语中,用的是“obstacle”。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在英语里意为“木头岛”,源于当地居民为了抵御海盗侵扰,在梅拉伦湖入海处用巨木修建了一座城堡,并在水中设置木桩障碍。“Stockholm”便是由“stock”“holm”构成,意思“树干插在小岛上”或者说的“有树干的小岛”。如果这外岛上没有或者排除这些障碍或者树干,“holm”就可以回到其本意“河边肥沃的平地”, 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或许就会有另外一个称谓。

互联网和AI正是人类有史以来消除残疾人障碍,提升残疾人能力的最佳助手。

首先,互联网和AI扩大了残疾人的认知领域。如同其他人一样,残疾人的认知能力同样需要受益于教育。然而,由于自身的生理或者心理缺陷,残疾人从小就被阻碍在同其他人一样受到正规教育的大门之外。近百年来,人们不遗余力地倡导“无差别教育”,推动“随班就读”,“无障碍校园”,“融入教育”等,在取得巨大成就面前,仍然的许多不尽如人意。这一切,随着互联网和AI时代的来临,得到了根本性的改变:行动不便的残疾人没有必要艰难前行,坐在家里一样可以“远程教育”。视力障碍者不再需要受困于老师的板书,因为面对“黑频”的电脑,他们和眼明手巧的人一样冲浪于网络。可以这样说,通过互联网和AI,有不同生理或者心理残疾的人,获得信息的方式、获取信息的数量、交流信息的速度、解读信息的能力与其他并无二致。

在互联网和AI填平残疾人与其他人之间在接受教育、学到知识的GAP 后,残疾人自立于社会的能力和实力便与其他人并无差距。此前在“社会准入”上残疾人与其他人的“先天不足”便转化为了“后来弥补”,不再有比其他人不足的“短板”。

其次,互联网和AI拓展了残疾人的行为空间。如果说就业对于其他人是安身立命之本,对于残疾人则是活得有尊严的保障。就业,对于其他人而言,是能不能胜任工作,能不能完成任务。但是,对于残疾人而言,首先面临的是能不能和怎样到达工作场所?当其他人抱怨上下班的路途的交通和路况时,残疾人首先面对的能不能和怎样使用这些交通和路况。因此,就近就业,在家就业既是残疾人的选择,也是残疾人的无奈,还是残疾人在就业上的劣势。同样,这样的无奈与劣势在互联网和AI时代不复存在,甚至转化为了一种优势。比如,通过互联网完成工作任务,通过网络提前工作成果,“远程办公”消除了空间障碍,家庭工作不再是被动的选择。

二年前,我们在调研《北京市就业条例(草案)》时,盲人朋友告诉我们,社会留给他们的就业渠道似乎只有一条——按摩。一年前,一个创业者开发了盲人出行导航手机APP,通过语音提示行进过程中的路径和路况,不仅给视力障碍者添加了智慧的“眼睛”,而且平台雇用了一大批盲人从事支持与辅助工作。这些盲人朋友兴奋地说:“我们现在也是白领了!”这便是互联网的力量,是人工智能时代对残疾人就业空间的极大拓展和根本性改变与提升。

面对这样一个新时代,我们这些投射残疾人事业的专业人员应该做什么,又能够做什么呢?做为一个法律工作者,我们还是倡导政策导向和立法先行。这既是我国残疾人法制建设的成功经验,也是我国残疾人法制建设的优势所在。正是《残疾人保障法》开启了我国社会保障立法的先河,引领了后面的《妇女儿童权益保障法》、《老年人权益法》;也是《残疾人就业条例》先于《就业服务与就业管理规定》。

现在,我们需要以政策和法律为导向,引导互联网和AI的专业技术人员关注残疾人的各项需求,开发各种提升残疾人生活与工作质量的新产品和新服务。同时,加大政策和法律的支持力度,投入国家财力资助互联网和AI在残疾人教育、就业和服务项目,使残疾人在这个全新的时代中获得全新的提升。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