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新闻动态

盲人报考盲校教师岗遇阻 当事人:不愿意成为规则不完全的牺牲品

发布时间:2019-04-16 21:39:45作者:徐可越 来源:环球时报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在完善视障人就业相关规章的过程中,我不愿意成为规则不完全的牺牲品,反而希望能成为改革的契机。”——郑荣权

 

一位不屈服命运的盲人

还记得15年引发媒体争相报道的——全国第一批、浙江首位使用盲文试卷参加普通高考并被普通大学录取的盲人大学生——郑荣权吗?他以570的总分、146的数学单科靠入温州大学的思政专业。

如今,24岁的郑荣权已经是大四学生,和无数同学一样扎进了应届生求职的浪潮中,却被困在盲人就业难的围城里。

前不久,他报考了南京市盲人学校的思政教师岗位,好不容易争取到参试资格,在笔试和面试中过五关斩六将拿到了总成绩第一的好成绩,却因视力达不到公务员体检标准,体检不合格。

他的求职经历引发社会对视障群体就业难、就业窄的关注。

郑荣权告诉记者,目前,视障人士几乎不太可能通过正常的教招程序进入普通学校任教,而盲校对教师的需求也很少,对思政教师的需求则更少。

 \
图右为郑荣权

幸运的是,18年11月,郑荣权得知了南京市盲人学校思政教师的教师岗位招聘。上传报名材料后,学历和专业都符合条件的他却被告知不能通过审核,因为体检会过不了。

根据《2019年南京市教育局直属学校公开招聘教师公告(宁事招公告201867号)》, “应聘人员需……具备正常履行岗位职责所需的身体条件”,“体检标准参照《国家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执行”。

郑荣权告诉记者,事实上,这份公告中的相关要求几乎在所有地区的教招公告中都能看到。“我不可能因为这个规定就放弃报考——否则我根本没机会报考任何一个地区的教师招聘。从我的实践经历来说,我的视力情况在普通学校教普通学生都有可能,履行盲校的教育职责那不是绰绰有余吗?更何况,没有任何研究表明盲人不能教好书。”

我希望不要因视力原因而剥夺我求职的权利,他说。

好在,在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的帮助下,他成功地报上了名。之后便是笔试和面试环节了。

郑荣权向盲校和教育局申请为他提供一份盲文试卷或者适用盲人的电子试卷,却遭到市教育局委婉拒绝,“他们再一次苦口婆心地劝我放弃考试,理由无非是体检难以通过,离家到南京工作困难很多等等”。

但在中残联的再次努力下,他顺利地参加了笔试面试,并以总成绩78.62分,超出第二名9.26分的优势排名第一。

 \
图左为郑荣权

郑荣权本以为自己的“教师梦 ”已经触手可及,可没曾想到却还是因为视力原因卡在了体检这一关上。

因为视力达不到公务员体检标准,郑荣权的体检不合格。

“在体检的时候,以和健全人同样的要求对我做检查,我认为是不太合适的,”他说。

体检这一关,很可能葬送他之前所有的奔波和努力,也无疑会在他的“教师梦”上蒙上阴影。

南京盲校的一名工作人员日前告诉《北京青年报》,我们根据整个招聘流程以及招聘的法律制度,我们学校按照上面的流程来做,目前体检报告的结论是不合格。

南京市教育局对中国之声表示,对郑荣权的心情充分理解,对他自强不息的精神深表敬佩。南京教育部门历来重视视障毕业生的就业工作,充分尊重视障人士就业权利。但是,按照现行文件要求和制度规定,江苏省事业单位公开招聘人员招聘程序中有体检环节,体检标准参照《国家公务员录用体检通用标准(试行)》执行。他们也将持续关注视障学生就业动向。

转机?

不过,昨天(15日),南京盲校告诉记者说,学校正在和相关部门商讨这件事,近期会公布招聘结果。

其实,视障人士未必不能胜任盲校老师的工作。而教师招聘参照公务员的体检标准也值得商榷。

然而,就像郑荣权在微信公众号上发表的文章里所说的那样“竭力争取平等就业的机会固然没有错,但无论是南京盲校还是南京市教育局……他们也不过是在按章办事而已。”

 \
郑荣权发布的微信文章下面的留言截图

他表示,这个体检规章也并不是歧视残疾人,而是当年出台规定时并没有视障人能够有机会进入普通高校学习,更别提参加普通的毕业求职了。据了解,14年后国家出台了盲人参加普通高考的政策。

“所以这是一个在发展中遇到的问题……而在招聘中对视障求职者的障碍,需要改!但绝非一朝一夕能成的,”他说。

他告诉记者:“在完善相关规章的过程中,我不愿意成为规则不完全的牺牲品,反而希望能成为改革的契机。”

根据关爱残障人士的公众号“残障之声”近日发表的一篇文章,对于这个特殊群体,社会普遍存在“低期望”的问题。“所谓低期望,大概就是家长和社会对残障孩子的期望值仅仅停留在生存、不成为别人的拖累这个层面。很少会甚至不会对残障孩子提出更高的诸如升学深造、多元参与社会这样的要求。”

郑荣权也认同这个观点。不过他也认为,正因如此才“需要更多的视障学生走出被特殊对待的围城,去做出和健全人做出相当的成就。而我现在正在做的正是这样的努力。”

文章中还指出,面向视障学生的各个层次的单考单招,作为最主流的视障学生进入高等学校接受高等教育的途径,也亟待改革完善。

 \
郑荣权(最左)参加普通中学的实习 图自温州晚报

对此,郑荣权认为,没有必要取消特殊教育。毕竟,单考单招能给视障学生提供独立的升学渠道,其规则比较完善,比较适合视障人;并且对残障人士来说单考单招在竞争压力上会小很多。

郑荣权说:“在现在社会还没有做到完全开放、平等、包容的情况下,这样单独的竞争渠道也是有必要存在的。”

于此同时,他呼吁,对于那些有志愿、有能力的视障人,无论是参加普通高考,甚至是将来竞争考研就业,社会应该为他们提供机会。

“单考单招是底线,普通考研或就业是我们追求的目标,”郑荣权说道。

 

/徐可越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