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新闻动态

残疾教师转正难:教育何去何从?

发布时间:2009-09-22 14:42:00作者:admin 来源:[现代教育报]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

漫画由焦海洋 画

编者按

  郭省,河北蔚县宋家庄镇中心校大宁村小学唯一一位教师,三岁时得了小儿麻痹症,已经39岁身高还不足1.2米,2009年被评为蔚县十大杰出青年,从教以来几乎年年得奖。正是这位代课20年转不了正的教师,今年教师节前后因曾经的县委书记所说“郭省转正有损县教师形象”的话而引起热议。表面上看,争议集中在该不该为“身材不足1.2米的郭省转正”上,实则是教师资格标准的不统一以及对待代课教师的态度上。此时又恰逢教育部今年将选择两个省份实施教师资格考试和定期注册制度。而考核的内容又将师德作为首要条件,实行一票否决,但对教师形象的外在条件却没有具体条文陈述。也难怪各地方在现实执行中“各行其是”。那么,教师资格体检标准该如何定位?教育又该何去何从呢?

  置顶 教育不应窘迫 教师资格体检标准应统一

  王军荣(浙江省温岭市石塘镇中学):残疾教师郭省任教了20年,竟然还是代课老师,之所以不能转正,却是因为“残疾”,县委书记说残疾教师“转正”有损教师形象,郭省就转不了正。然而,有损教师形象的恰恰不是残疾教师。

  残疾教师代了20年的课,现在还要继续代课,因为学生离不开他。他身残志不残,爱教育事业,爱孩子,这就足够了,况且他还是“蔚县十大杰出青年”。20年来,他几乎年年得奖,这样的教师还不优秀吗?更重要的是,他工作的学校,却是没有一个正式教师愿意去的地方。甘心扎根于最偏僻的学校,有如此精神,还有何理由不能转正?

  毫无疑问,这位残疾教师没有一丝一毫损害教师形象,相反,却给教师队伍增光添彩。这样的教师代表着教育的崇高。理应备受敬仰,可惜的却是遭遇不能“转正”的尴尬。令人难受的是,到如今,居然还存在着孩子上学难的问题;还存在仅有11个学生、没有正式教师的学校。一个教师,哪怕是代课教师的工资才540元,这让人如何生活?这难道是重视教育吗?这难道是再苦不能苦孩子,再苦不能苦教育吗?

  时代在发展,富豪在增多,可我们的教育却仍然存在着如此的窘迫,羞煞整个社会。

  侯文学(大连):在今年教师节的前一天,一封由588位残疾人及其家属联合签署的建议信从郑州寄往教育部,要求消除对残疾人歧视,建议教育部制定全国统一的教师资格体检标准。此前,几位残友所做的一项调查显示,在所收集到的21个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制定的教师资格体检标准里面,有20个包含如“两上肢或两下肢不能运用;两下肢不等长超过5厘米(不合格)”的肢体残疾的限制。其中,有19个省(区、市)的体检标准中,还有对外貌长相的规定,比如:“面部有较大面积疤、麻、血管瘤或白癜风、黑色素痣等的,不合格”;还有关于五官是否端正、仪容仪表等与教育教学能力不直接相关的歧视性规定。而由于缺乏全国统一的教师资格体检标准,使现有各省制定的教师资格体检标准缺乏公平、平等理念。

  从事教师职业,有身体条件的要求似乎也是应该的,至少患有精神病、痴呆症、严重心脏病、癌症等疾病的人不应该被录用,因为他们难以承担“传道、授业、解惑”的重任,至于身体有残疾、身材不高或相貌不怎么耐看的人,应不应该被拒之门外,倒是值得国家教育部很好地研究。

  拍砖 教育责任不该由他们承担

  戈海:有人认为,一个残疾教师为当地作出这般贡献,坚守20多年为何就不能转正?的确,每个“代课教师”都该被尊重,我们该为郭省等一大批“代课教师”坚守岗位、持之以恒的精神所折服。但这并非意味着,郭省就有足够的理由转正,拿到教师编制。

  编制不是制度对教师的恩赐或道德付出之后的回馈,它是对一个教师的资格的认定,是教师教学水平的起码保证。然后,才有制度对于教师这一职业的福利安排。许多人认为郭省该获得编制,实是基于后一种考虑,希望郭省能获得同其他教师相同的待遇,从而弥补郭省作为残疾人“代课教师”所作的贡献。但如此只是对郭省道德付出的补偿,关键的问题是这种认识忽略了一个大前提,即编制应该是教师资格的认定,而教师资格中首要条件便是教师的知识水平和教学能力。

  新闻中没有提到郭省的教学能力如何,但事实上我们能推断,作为贫困地区的“代课教师”,教学能力并不会有多高,一个“名分”让他们成为社会裂痕的典型代表——一面承担着贫困地区的教育任务,一面却得不到应有的教师待遇。在笔者看来,即便如此,国家和社会应该给予他们相应的补偿,但如果说转正明显不现实,这既是由他们自身所定,也由孩子们的将来所定。

  “代课教师”所以能引起社会痛感,其原因在于他们中大部分家庭极为贫困,每月两三百块钱的工资补助根本不足以支撑一个家庭。而对于学生来说,这些“代课教师”表面上教给孩子知识,实际上并未对孩子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知识改变命运”根本不现实,因为教师的水平已经限制了这些孩子的眼光,限制了这些孩子的智力发展。

  社会亏欠这些“代课教师”,但这份亏欠实际上是以乘数效应累积在孩子身上。看似是解决“代课教师”的问题,实际应该解决贫困地区孩子的教育问题。而像郭省等教师,解决他们的问题不在于给编制与否,而是给他们找到生活出路,教育的责任不该由他们承担,他们也承担不起。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