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热门话题劳动法

“协商与共进:集体劳动关系法律调整机制研讨会”在中国人民大学顺利召开

发布时间:2011-11-26 17:26:00作者:admin 来源:[人大法学院]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10月21日,“协商与共进:集体劳动关系法律调整机制研讨会”在中国人民大学明德法学楼601国际会议室隆重召开。本次研讨会由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研究所共同主办,同时还得到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中华全国总工会,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多所在京高校和台湾政治大学,以及北京市劳动司法审判和实务部门的大力支持,来自各部门和领域的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共襄此次盛会。

出席此次研讨会的嘉宾有:来自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中华全国总工会的官员,来自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代表,来自中国人民大学、台湾政治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政法大学、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北京交通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化工大学、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北京外国语大学、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华女子学院、首都经贸大学、中央财经大学、北方工业大学等国内多所高校和研究机构的专家学者。

\
(黎建飞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博士生导师)

研讨会开幕式由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黎建飞教授主持,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中国人民大学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研究所所长林嘉教授,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调解仲裁管理司董平副司长,台湾政治大学法学院黄程贯教授分别致辞。林嘉教授代表主办方向与会者表达了热烈的欢迎和感谢,她表示,在当前我国集体劳动关系迅速成长的背景下,两岸专家、学者和官员共同就这一热点问题进行探讨和研究,无论是对劳动法理论研究还是劳动司法审判实务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希望能通过此次交流加深两地学者间的了解,彼此借鉴,共同推动集体劳动关系法律调整机制的完善。
\

(林嘉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

(董平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调解仲裁管理司副司长)

\


本次会议分为上下两个半场共计四个单元,围绕劳动三权与集体劳动关系、工会组织与雇主团体、集体谈判与集体合同和集体劳动争议处理四大主题展开,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黎建飞教授和北京交通大学法学院石美遐教授分别担任了上下半场的主持人。

在“劳动三权与集体劳动关系”单元,台湾政治大学法学院黄程贯教授首先作了发言。他指出,集体劳动关系是指劳资双方在劳动三权的基础上所发展形成的法律关系,劳动三权根源于宪法又有其独特性,其主要为了保障集体的生存和行动的权利以及个人的积极自由与消极自由,关于三者间的内在联系和可分割性目前仍有争议,基于公共利益考量在法律上也有一定的限制。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调解仲裁管理司董平副司长则介绍了我国大陆地区集体劳动关系运行的现状以及存在的问题。他指出,当前大陆集体劳动争议集中发生在某些行业和某些地区,组织性更趋明显,争议内容较为集中,引发集体劳动争议的原因具有多样性,目前存在若干较为棘手的难点问题,有待学界作进一步的思考分析以提供解决之道。

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程延园教授结合“集体争议处理制度”就该主题发表了看法。她认为,我国的“集体争议”不同于国际通行的“集体争议的概念内涵,实际只有集体的劳动争议。之所以要对集体争议进行分类是为了针对不同的争议类型设置不同的解决机构、适用不同的解决程序。现行集体争议处理制度存在许多问题,而当前集体争议呈现许多新特点,为此应推进劳动三权的整体规制,对劳资矛盾性质的非政治化考量,积极培育劳动者谈判能力。

随后,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劳动关系系主任乔健教授对三位报告人的发言进行了点评。他在综合评析发言的基础上提出自己的观点,认为协商结构能对劳资双方的协商权力产生巨大影响。协商结构可分为分散化、中间层次和集中的三大类,我国协商结构呈集中化发展,具有其积极意义和作用。

在“工会组织与雇主团体”单元,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副院长杨汉平教授从劳动关系三方机制的视角解读工会组织与雇主团体。他强调,劳动关系三方机制是国际惯例,我国虽起步晚但进步快。在三方机制下工会必须转型,但也面临着许多困境,而雇主组织的建设也必须加强,为此须转变思路,从多角度入手加强两大组织的建设。

台湾政治大学法学院林佳和教授介绍了台湾工会组织与雇主团体的情况。他认为,工会组织与雇主团体的制度性关键在于“同盟”。台湾雇主团体通常不具有同盟性,反之工会组织同盟性较强。台湾工会通常仅限于厂场工会和企业工会,新法部分放开了工会组织主体和企业工会,但仍有许多争议,关于工会行动权问题立法留白,台湾学理界尝试引入“狭义工会行动权”以解决此问题。

中华全国总工会法律部黄龙处长则直面“中国工会协调劳动关系面临的挑战和对策”。他以中华全国总工会提出的“两个普遍原则”为背景,介绍了当前大陆工会面临的难题以及劳动关系的新特点,指出全总正采取各种举措依法推动企业普遍建立工会,普遍开展工资集体协商。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赵红梅副教授对以上三位发言人的报告进行了点评,针对其中的有关问题提出了自己的不同观点和视角。她认为当前大陆工会的建设中确实存在一些问题,为此有必要加强相关制度立法以完善工会。

在“集体谈判与集体合同”单元,清华大学法学院郑尚元教授首先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当前大陆的工会建设具有迫切性,只有通过建立起完善的工会组织才能实现有效的集体谈判,从而捍卫和实现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为此,除了应加强和完善有关法律制度,还应着力培养和提升主体的权利意识和行使权力的能力和水平。
\


林佳和教授则指出,台湾集体协商可分为合作型和对抗型两大类,两者遵循不同的思维和逻辑,由此形成的协商制度以及所包含的权利义务亦各不相同。台湾的对抗型协商以企业工会为主体,雇主为相对人。新法引入了诚信协商义务以规制对抗型协商下工会与雇主的行为,而其实践运用仍有待进一步深入。台湾的团体协议数量较少,随着新法的颁行亦有许多新的发展契机。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郑爱青副教授系统地介绍了“中国大陆集体谈判(集体协商)和集体合同制度推行概况、面临挑战及其思考”。她讲道,关于集体谈判、集体协商、平等协商等词在立法中经历了不同的演变过程,但在实践中的推行效果不尽如人意,造成问题的原因包括认识不足、规范力度不足、谈判能力不足等。未来的发展目标是确定的,为此应采取相应步骤。

北京大学法学院劳动法和社会保障法研究所所长叶静漪教授对本单元进行了点评。她指出,为了推进大陆集体谈判和集体合同进一步发挥作用,应当加强工会建设,强化工会作为谈判主体的地位和能力,除了在未来继续完善立法外,还可以通过挖掘现有法律资源以充分发挥制度潜力。

在“集体劳动争议处理”单元,黄程贯教授为大家介绍了台湾的集体劳动争议处理机制。台湾将劳动争议分为权利争议与利益调整争议,而集体争议则专指利益调整争议而言,有关权利事项的争议则无论主体人数皆属于个别争议。关于劳资争议可以通过双方当事人自治解决,也可通过行政机关或第三人的非诉途径解决,针对不当劳动行为则有专门的处理和救济途径。

北京化工大学文法学院薛长礼副教授对大陆集体劳动争议处理机制的困境与重构作了分析。他从实证分析入手,阐述了集体劳动争议处理机制所面临的制度困境以及缺陷,指出其原因在与仲裁与司法的缺失。为此他提出了重构集体劳动争议处理机制的基本原则,并明确了基本思路。

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闫冬博士则介绍了英国集体劳动争议的法律调整机制。他由英国普通法背景下集体劳动关系的历史入手,表明大量劳动权利方面的规定都在分散在集体合同中,个体劳动法只发挥拾遗补缺的作用。与多数国家不同,英国集体劳动合同不具有法律拘束力,而出现争议也只有两个机构参与处理。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科研处副处长谢增毅副研究员对最后一单元进行了点评。他强调台湾法中关于停工和罢工的区分,以及国家在集体劳动争议中的中立但并非不作为原则,对大陆颇具借鉴意义。大陆集体争议更多属集体性个体争议,如何处理实值思量,其中对行政介入的必要性和程度以及有关的程序性问题应加以重视。

在研讨会进行期间,与会者还就每单元的议题进行了深入的讨论,交流彼此的看法和观点,擦出了许多智慧的火花。最后,林嘉教授对本次研讨会进行了全面总结,她高度赞扬了各位报告人、评议人以及嘉宾的发言,盛赞此次研讨会大大丰富了学界对集体劳动关系法律调整机制的知识储备,加深了理解,活跃了思维,实现了本次研讨会的目的和初衷,对所有来宾再次表示了感谢并宣布研讨会顺利闭幕。

\

  本次研讨会还获得了《法制日报》、《工人日报》、《光明日报》、《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报》等媒体的支持

相关新闻